首頁穿越少年杯酒意氣長章節

第三八八章 黎奴

推薦閱讀: 最強狂婿 神級龍衛 超武女婿 第一贅婿 破云2吞海 超級女婿 鄉村神醫 贅婿當道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我的檢察官先生

雖然洛陽作為中原商業中心的地位已經隨著周王室的衰退自然不復往日盛景,但是畢竟地理位置優越,洛陽自是繁華依然。

再者說來,洛陽的衰退,所影響的也就只有中低層民眾的生活罷了。

對于這些貴族而言,他們所享有的特權與享受,與過去相比非但并無減少,甚至在頹廢盛行之下,洛陽的奢靡之風更是變本加厲。

如果說咸陽的風氣如同初升驕陽一般,充滿了活力與健康,那么洛陽上空所彌漫的,無疑就是日暮西山之時的靡靡之音。

這從今日的酒宴之上就可見一斑。

酒宴之上,除了周國的各位頂級貴族們齊聚之外,為了活躍氣氛,自然同樣少不了妖艷舞姬的出席。

而這些舞姬之中,除了最常見的中原女子,還有瞳孔為碧色,鼻梁高挺,身材高挑的胡人女子。

同時,還有膚色稍黑,身材嬌小,或許來自巴蜀的黎奴。

胡人遠離中原,又因為交通不便,要將胡奴運到洛陽是十分困難的,而且在昭國占據西魏與韓國之前,運輸奴隸的隊伍更是要經過各國的層層盤剝,這導致胡女的價格在洛陽,要比在邊地貴上數倍。

但在舞女的隊伍中,最惹眼的卻還不是胡女,而是身材嬌弱,皮膚為小麥色的黎奴女子。

相比于胡人女子,看似較弱的黎奴女子往往更難以調教,南人多崇尚自由,往往寧死也不愿意侍奉主人。

巴中懷氏本身就擁有巴蜀之地最多也是最強悍的捕奴隊伍,奴隸貿易也是懷氏的支柱產業之一。

就懷瑾所說,黎奴在捕獵與運輸過程中的死亡數是最高的,無論是激烈的反抗,還是被捕之后的絕食而死,都會讓捕奴隊伍損失慘重。

因此,有經驗的捕奴人往往會避開黎族的部落,挑選更加柔順的部落進行攻擊。

正因為黎族人的剛烈,黎奴的價格也因此居高不下,常常有價無市。

一個調教得當的黎奴女子的身價,更是足以讓一般的富商傾家蕩產。

而在今日的宴飲之上,這樣的黎奴女子,就有三位。

“問江樓卻是有些手段。”

扶蘇與張蒼又喝了一爵之后,看著場間輕柔扭動只有盈盈一握的腰肢的黎奴,輕聲道。

張蒼也是連連點頭,視線都已被黎奴黝黑健康,不同于中原人的皮膚所吸引,連連贊嘆不絕。

要獲得,乃至保有足足三名調教得當的黎奴女子,可絕非僅僅有錢就可以的。

原本只是與身旁張蒼的低聲言語,卻不想被年紀很大,耳朵卻很敏銳的周公暖聽了去,姬暖聞言笑道:“問江樓雖然頗有底蘊,卻也不是這三個黎奴的主家。”

眼見吸引了扶蘇的注意,姬暖順勢指了指恭謹坐在一個比他自己還要更胖上一圈的大家伙,“昌文君,昌文君。”

扶蘇方才只是隨口一說罷了,其實并無要見黎奴主人的意思。

但姬暖已經招呼出口,扶蘇第一下沒攔住,也就由他去了。

順著姬暖的手指看過去,這位被姬暖稱為昌文君的大胖子將自己縮成一個球狀,似乎是在盡可能想要讓自己保持低調。

然而事與愿違,他龐大的體型仍然讓他顯得鶴立雞群。

聽了姬暖的招呼,昌文君如同將自己從地里拔出來一般艱難起身,他身旁兩側的人紛紛伸出手臂,似乎與扶蘇一樣,擔心這位老哥支撐不住自己碩大的身軀,壓到旁邊的人。

“明公喚我?”

頂樓已經十分寬敞,然而對昌文君的體態來說,還是顯得逼仄了許多。

一路磕磕絆絆,這位老兄總算是在打翻第三個盤子之前,辛苦挪到了姬暖的身前。

看著這么一個笨拙的胖子,姬暖卻露出了慈愛的笑容,對扶蘇道:“我來為太子引見一下,這位便是方才太子所提的黎奴之主,昌文君是也。”

昌文君趕忙大禮參拜,“在下陳建安,見過太子。”

扶蘇輕輕點頭,算是見過了禮。

周國的封君,但卻是外姓。

這其實早就不是一件新鮮事了。

周王室衰頹到了極點之后,為了維持所謂的王室體面,周王室開始成系統地賣官鬻爵,將各級爵位當作白菜一般明碼標價。

而就扶蘇所知,最高的封君爵大概要在一百萬到三百萬錢。

而像“昌文”這樣極品的封號,大概要再翻上兩三翻的樣子。

畢竟周王室還是稍稍要一點臉面的,封君沒有封得太多,因此算是比較稀缺的“貨品”。

這也難怪周公暖看向陳建安時滿臉笑容了。

自家的搖錢樹,誰看了不開心。

在扶蘇點頭之后,姬暖又轉向了那個昌文君陳建安,“太子方才對你調教的黎奴很是贊不絕口。”

此言一出,扶蘇就感覺到了數道視線匯聚。

有兩道卻是其中最為熾熱的。

至于這兩道視線來自哪里,扶蘇根本不用去看便可以知道。

這老頭真是害人不淺。

自己不過只是說了一句問江樓有手段而已,哪里有半句牽扯到黎奴的。

贊不絕口那個,分明是張蒼。

陳建安聞言,很是“識相”地拍了拍胸脯,“難得太子看得上,便是這三人的福分。三人的身契我正好帶在身上,請太子笑納。”

說著,陳建安還真就在懷里掏了起來,動作急迫,仿佛是生怕扶蘇反悔一般。

嚯,可真是大方。

然而對方想送,扶蘇卻并不想收。

“君子不奪人所愛,昌文君費心調教而來的,我怎好橫刀奪愛呢。”

不等陳建安再說,扶蘇伸手止住了對方的話,“我意已決,昌文君不必多言了。”

扶蘇的斷然拒絕讓陳建安愣在了當地,求助似的看向了周公暖。

然而扶蘇已經一口回絕,這讓姬暖難以再次勸說,只能暗自搖頭,示意陳建安稍安勿躁。

沒能把黎奴送出去,陳建安當然很是遺憾。

而同樣遺憾的,還有注意力已經為幾人對話完全吸引過來的三個黎奴。

相比于伺候一個中年胖子,大昭太子顯然是更好的歸宿。

幾人泫然欲泣的樣子,讓張蒼我見猶憐,恨不能代替扶蘇收下如此重禮。

陳建安在姬暖的示意下重新蹣跚著坐了回去,宣告了這個小插曲的結束。又過了片刻,隨著扶蘇宣布不勝酒力,這場為扶蘇舉辦的酒宴便宣布結束了。

接下來,才是此次來洛陽要做的正事兒。

相關閱讀:種仙紀劍道第一仙不想死系統無敵從氪金開始小毒女走江湖長路且歌平行世界之百年死亡之大富翁我在影視世界里滅罪求生職業賣錢人
凯时kb88官网登录 - 凯时kb88国际官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