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穿越日月風華章節

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

推薦閱讀: 最強狂婿 超級女婿 神級龍衛 贅婿當道 第一贅婿 破云2吞海 鄉村神醫 我的檢察官先生 超武女婿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羅睺的聲音也變得冷漠起來:“圣人菩薩心腸,當年網開一面,看來并沒有讓你們改過自新。”

“改過自新?”小師姑噗嗤一笑,道:“身上缺了點東西,說的話都不是人話了。羅睺,你們的狗屁圣人連西陵都沒能保住,有什么能耐對付劍谷?這十幾年來,他是不是連睡覺都會從夢中嚇醒,擔心劍谷的人取下他的首級?”

羅睺目光如刀,盯著小師姑。

小師姑卻是淡定自若,依然嬌笑道:“紫衣監拼命要找尋紫木匣,不就是擔心那一劍重新出現?他擔心那一劍重出之日,就是他殞命之時,所以才會派了你們這些東西跑到關外來耀武揚威。”

“看來我們的交易已經失敗。”羅睺緩緩站起身,平靜道:“是否真的不用再考慮?”

小師姑又伸了個懶腰,打著哈欠道:“話都說都這個份上,還有什么好考慮的?咱們早些打過,我還要睡覺.....!”最后一個字剛吐出,妖嬈的嬌軀卻已經如同一片輕云,驟然間已經飛到桌上,抬腳照著羅睺便踢了過去。

她的腿修長圓潤,自然是極好的身材,可是出腳瞬間,卻又成了奪命利器。

這一腳又狠又猛,直直照著羅睺面門踢過去,速度快極。

羅睺卻是端坐不動,但一只手卻已經抬起,五指展開,宛若鷹隼的利爪,卻是照著小師姑的腳腕子抓了過去。

小師姑腳下變招,羅睺也跟著迅速變招,身后那斗笠人握刀在手,瞧見羅睺用一只手應付小師姑一條腿,眼花繚亂,這兩人眨眼間竟是攻守十余招,一時也瞧不出究竟是誰占了上風。

猛聽得羅睺低喝一聲,隨即聽得“撕拉”一聲,卻只見到小師姑的裙子被撕扯下一片,好在里面穿著褻褲,倒不至于露出肌膚來。

“好下流。”小師姑罵了一聲,另一條腿也是踢了過來,羅睺對小師姑顯然不敢輕視,雙手齊出,又聽得羅睺低吼一聲,桌子下面的一條腿猛地向上踢過去,桌子卻瞬間被踢裂開兩半,而小師姑在桌子裂開的一剎那,身體向后飄去,卻是落在了一處柜臺邊上。

那柜臺里面多是壇裝的烈酒,小師姑抬腳勾過來一壇酒,很輕盈地挑起,掌力到處,酒壇已經碎裂開來,酒水四濺,小師姑左手五指微屈,正濺開的酒水瞬間化作一道水箭,小師姑右掌照著那道水箭猛地拍出,那道水箭頓時就像爆射而出的箭矢,向羅睺打了過去。

羅睺臉色微變,身體后退兩步,眼見得那道水箭以奇快無比的速度打向他胸口,羅睺雙手外翻,護在胸前,水箭距離手掌尚有咫尺之遙,卻似乎在空氣中凝固,無法再向前半分。

小師姑美眸中劃過一絲厲色,左手再次凝起一道水箭,右掌派出,第二道水箭射向羅睺。

羅睺雙掌阻住第一道水箭,在第二道水箭打出之時,羅睺雙掌猛地一合,第一道水箭立時化為一灘酒水灑落下去,等到第二道水箭過來,羅睺再次分開雙掌,將第二道水箭阻在咫尺距

離。

“居合功?”小師姑嬌笑道:“你的本事也不差。”待要打出第三道水箭,卻聽“轟轟轟”之聲響起,屋頂大片瓦礫向下砸落,數道身影已經從天而降,清一色都戴著斗笠,手中的武器卻很是特別,都是一條長長的鎖鏈,但鏈子另一端,卻是鐵鉤。

六道身影飄落在地之時,人影閃綽,瞬間便將小師姑圍在中間。

羅睺將第二道水箭化為酒水,背負雙手,目光如刀盯著小師姑,淡淡道:“澤冰真劍確實了得,不過可惜的是,你還沒有突破中天境,否則我也擋不住你的真劍。”

小師姑苦著臉道:“只怪我以前不好好練功,否則今天讓你嘗嘗真劍的厲害。”

“不用著急。”羅睺淡定自若:“你先試一試紫衣監的六靈陣,這是總管苦心練出來的六名劍陣高手,雖然都只有四品中天境,不過六人合力,老板娘也未必抵擋得住。”

六名斗笠人開始甩動手中的鏈鉤,繞著小師姑緩緩轉圈子,一雙雙眼睛也是精亮異常。

小師姑看似渾然無所謂,但心下卻是不敢輕敵。

對方有備而來,而且對自己的情況明顯是了若指掌,自然也是做足了功夫。

這六靈陣她并未聽說過,但從氣息上就已經判斷出,這六名鏈鉤手確實是中天境高手,但卻并非如羅睺所言都只是四品中天境,她看出其中至少有一人絕對是五品中天境。

羅睺故意說這六人都只是四品中天境,自然也是為了迷惑小師姑。

小師姑眼角余光瞥了那邊的酒壇一眼,羅睺看在眼中,笑道:“澤冰真劍,無水便使不出來。我知道老板娘的澤冰真劍威力了得,可是澤冰真劍每出一劍,對自身的消耗都是不輕,方才你已經連施兩劍,真氣大有損耗,莫非還要故技重施?你若是將真劍全用在我這幾名手下的身上,待會兒又如何與我一決高低?”

“沒見過你這種不要臉的。”小師姑啐了一口:“一大群人欺負一個弱女子,羅睺,你真要覺得自己是個男人,就該和我單打獨斗,讓這么多人送死,真是不要臉。”

羅睺并不理會,只是背負雙手,淡淡看著小師姑。

小師姑掃視正圍著自己繞圈子的六人,然后看著其中一人媚笑道:“喂,你叫什么名字?這一群人,就你長得還算順眼.....!”扭著腰肢向那人靠近兩步,足下一蹬,猛地向那人撲過去,就聽其中一人沉聲道:“定!”

六人身形頓時都不再移動,小師姑速度奇快,距離那人近在咫尺,卻瞧見那人手臂猛地一揮,手中的鏈鉤已經向小師姑飛過來,那鏈鉤就如同一只手一般,直往小師姑胸口勾過來。

幾乎同時,其他五人的鐵鉤也同時出手。

這六人苦練六靈陣,不但能夠勝任自己的位置,而且互相之間的配合極其默契,除了一人的鏈鉤勾向小師姑胸脯,其他五鉤卻是各自勾向小師姑其他位置。

六勾速度極快,小師

姑本想探手去抓鏈鉤,但猛地卻發現,那鏈鉤在燈火之下,隱隱泛著幽光,而且這六人的雙手都是戴著皮革手套,知道這鏈鉤上必有名堂,不敢伸手去迎接,卻是一個扭身,身體后仰,用腳尖踢開了鏈鉤,那鏈鉤卻恰恰向邊上另一只鏈鉤打過去,兩人齊齊往后拉,正好出現缺口,小師姑趁機從那空隙處掠開。

但這六人對六靈陣純屬無比,一人動,其他五人也會立時移動,始終保持六個方位,將小師姑牢牢困在當中。

他們自然都知道,若是單打獨斗,這六人無一人能是小師姑敵手,而且在此生死攸關的時候,一旦被小師姑靠近,小師姑必下狠手,絕不會手下留情,六靈陣威力固然了得,但最大的缺陷便是只要有一人折損,整個陣法就將遭受毀滅性的打擊,是以陣法一旦開啟,六人都不會讓敵人靠近身體,而鏈鉤攻擊距離遠,很難讓敵人靠近。

即使真的有敵人靠近,要出手擊殺其中任何一人,其他五人的鏈鉤都能夠以最快的速度支援。

小師姑身形如同蝴蝶般,在六人中閃轉飄動,六道鏈鉤縱橫交錯,在中間幾乎結成一道網,但小師姑身形靈敏,卻總能在其中找到縫隙掠過,只是她要靠近其中任何一人,那人便會迅速移動,而其他人也都會緊跟而上。

“刺啦”!

一只鏈鉤勾住小師姑裙擺,扯了過去,小師姑的裙子本就被羅睺撕開一塊,此時又被撕扯下一大塊,兩條腿都是顯露出來,卻有褻褲遮掩,不至于露出肌膚。

“你們是打架還是脫衣服?”小師姑很是不滿:“待會兒打完了,老娘的衣服都要被你們扒光了,原來太監也都這么無恥。”她身若靈蝶,似乎想到什么,在閃動之間,忽地迅速解開棉襖的衣扣,媚聲道:“你們不就是想看我的身材,老娘讓你們看個夠。”已經將外襖脫了下來。

小師姑里面穿著一件灰色的麻布褙子,她似乎對這樣的衣飾情有獨鐘,前襟分開,里面是一條淺紫色的抹胸,這外襖脫下,那前凸后翹的火辣身段立刻顯露出來,曼妙起伏,誘人無比。

小師姑當然不會真的是想向這幾名紫衣監的高手展示身材。

那鏈鉤之上明顯粹有毒藥,小師姑不能以手去抓,只能守不能攻,此刻有外襖在手中,就等若是多了一件兵器,瞧見一只鏈鉤勾過來,小師姑手中的外襖已經照著那鏈鉤狠狠打了下去。

小師姑畢竟是六品中天境,內力灌注在外襖上,那外襖立時將那鏈鉤甩落下去,玉足一點,整個人已經向那人撲過來,也就在同時,左右兩只鏈鉤已經迅速向小師姑勾了過來。

小師姑只能揮動外襖去迎,被甩落鏈鉤的那名太監迅速將鏈鉤扯回,不敢與小師姑靠的太近,向后退了兩步,也便在此時,卻感覺身后勁風襲來,心下吃驚,待扭頭回去看,卻感覺背心一陣刺疼,似乎有利器貫入了自己的腰椎骨中。

作者其他書: 國色生梟 錦衣春秋 江山 權臣
相關閱讀:上神仙情錄天師秘聞錄孰來超級兵王(全)成圣從收徒開始獄光決罪焰焚心天師伏魔記我真不是救世主天仁
凯时kb88官网登录 - 凯时kb88国际官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