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從山寨npc到大BOSS章節

第四百八十七章 人皇的目的(6000字 90/382 求訂閱求月票)

推薦閱讀: 鄉村神醫 超武女婿 第一贅婿 神級龍衛 超級女婿 最強狂婿 我的檢察官先生 破云2吞海 贅婿當道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花費一萬多點的氣運值。

得到堪比六印道器的乾坤弓以及穿云箭。

這個買賣。

其實不算虧本。

至此。

秦書劍所有的氣運值全都消耗一空。

但就算是這樣,宗門勢力等級也沒能晉升到七級,而是仍然停留在六級的程度。

“晉級七級的難度,比六級要高上許多!”

秦書劍暗嘆。

他對于這一點,倒也有過心理準備。

如果七級勢力那么容易晉升的話,天下間的強者也就沒那么少了。

隨后,秦書劍看了一眼乾坤弓,說道:“沒事的話就安靜待著,別出去到處顯擺了,要是引起不良后果,我第一時間就滅了你。”

“咳咳,宗主放心,我知道該這么做。”乾坤弓言語尷尬。

“嗯。”

秦書劍點了下頭,干脆就不搭理對方了。

現在的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之前辛苦鑄造的二十七方陣盤沒了。

不過突破到宗師第二境后,有陣盤跟沒陣盤,倒也沒什么差別。

擁有七印道器鎮壓大陣。

除非大能出手,不然其他人想要破陣,可沒有那么容易。

思緒轉動間。

秦書劍已經取出一些材料,打算著手煉制秘境。

開辟秘境。

說白了就是開辟一方空間,往大了說就是衍化一方世界。

但跟衍化世界不同的是,空間秘境仍然不能脫離天地,規則也不完善。

除此外。

還需要一定的載體。

不過,要想承載一方空間秘境,載體也絕對非同一般。

就在秦書劍準備煉制的時候,他停頓了手中的動作。

“說起來,現在宗門鑄造堂跟陣法堂的實力,還是太弱了一些,還得趁此機會提高一下。”

一念及此。

他登時拿起傳訊玉符,然后將消息給傳遞了出去。

很快。

秦書劍要煉制神兵,以及開辟空間秘境的消息,就徹底流傳了出去。

“靠,觀看一次一萬點貢獻值,他怎么不去搶!”

劉大中在收到消息的時候,終于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一萬點貢獻值!

這跟搶劫有什么區別。

看一下能有什么用,難道看一次就能突破嗎?

不對。

也許看一下,真的能夠突破。

“但一萬貢獻值,也貴的離譜了吧!”劉大中還是不能忍受,看一下煉制神兵以及開辟秘境,需要一萬點貢獻值的事實。

一萬點貢獻值。

那得殺多少妖獸妖族,才能積攢的了這么多。

尋常的任務,少的就幾點貢獻值,多的也就幾十點。

一萬點貢獻值。

幾乎是杜絕了百分之九十的弟子,想要觀看的希望。

不過那些得到消息的長老,神色卻是有點激動。

鑄造堂。

沈玉青神色激動,說道:“宗主終于要公開煉器了,鑄造宗師的手段非同一般,如果能夠觀摩一次的話,說不定能夠摸索到進階大師的可能。”

這輪不到他不激動。

大師境界。

一旦跨入這個層次,那么在修行界中,都算得上赫赫有名的存在。

鑄造一道,不說登峰造極,但也絕非等閑。

不論走到哪里,都可以受人尊敬。

一些頂尖大宗里面,最強的鑄造師也不過是大師級別。

至于宗師。

那是稀缺的資源。

除了朝廷可以肯定擁有之外,其余勢力,能夠擁有宗師坐鎮的寥寥無幾。

雖說沈玉青現在突破上品鑄造師才一兩年的時間,眼下算是初入這個境界,還處于一個打磨的階段。

但不管怎么說。

要能觀摩一番的話,對于他來說,也是有莫大的好處。

至于一萬點貢獻值,則是不被沈玉青看在眼中。

鑄造堂是有名的油水多。

作為堂主。

還能得到不少的抽成。

論及家底豐厚,沈玉青自信整個元宗里面,可以跟自己比肩的,沒有幾個。

除了沈玉青以外,鑄造堂里面也有不少人,已經做好了觀摩的準備。

至于陣法堂。

現在也差不多。

向昊乾老早就卡在上品陣法師巔峰的境界,現在就差一個突破的契機。

開辟空間秘境。

這顯然是需要動用到陣法的手段。

當然。

這個層面的境界太過高深,就算是向昊乾也理解不了太多,但這卻不妨礙他的渴望。

秘境這東西。

別人或許不清楚,但作為神武境的大修士。

向昊乾又怎么會不知道。

只是能夠擁有秘境的宗門沒有幾個,就算是一些頂尖大宗,也不是每個宗門都能擁有秘境的存在。

而這些秘境。

也大多是逝去的強者所留下。

至于開辟空間秘境的做法,他還從未見識過。

一時間。

元宗內不少人都為之沸騰。

這些人里面,大多都是主修或輔修陣法、鑄造一道的長老弟子。

至于秦書劍傳遞的消息里面也表明,這次開辟空間秘境,對這兩道幫助最大。

不算這兩道的其他弟子,要想前去觀摩也是歡迎。

畢竟。

不管怎么說也是天人大修親自動手,萬般道韻流傳之下,對于一些人的修煉也有幫助。

一萬點貢獻值雖然卡住了很多人。

但已經有不少弟子,通過各式各樣的渠道,去換取一些貢獻值。

至于玩家的話。

可以交換貢獻值的辦法就更多了。

為了消息發酵的厲害。

秦書劍特地將時間定在了七天后,給其他人足夠的準備。

在做完這些事情后。

他來到了藏書閣。

“宗主!”守在閣門前的執事,躬身行禮。

“我自己進去就行,不用過多理會。”

秦書劍擺了擺手,示意對方不用多禮。

那名執事退到一邊,讓開了去路。

打開藏書閣的大門。

當秦書劍走進去的時候,里面的空間豁然開朗。

只是第一次,就有不少的弟子存在。

不過。

還不等這些弟子察覺什么,秦書劍就直接消失在了第一層。

第四層的位置。

原本盤膝而坐,正在默默修煉的王鐵柱忽然間耳朵一動,眼神狐疑的看著周圍,不知察覺到了什么。

“奇怪,剛剛一瞬間的波動,難道是我感知錯了。”

王鐵柱有些不能肯定。

整個藏書閣四層,都在他的感知范圍之下。

如果有人擅自踏入的話,自己不可能一點察覺都沒有。

不知想到了什么。

王鐵柱突然站起來,向著第五層所在望去。

只見第五層入口處,一個熟悉的背影出現在了他的眼中。

“見過宗主!”

“王長老不必多禮,這么久以來一直鎮守藏書閣,倒是辛苦了。”秦書劍轉身,看著面前的王鐵柱,神色也是有些感慨。

當初心狠手辣,面露兇相的山匪已經不在了。

在藏書閣這么幾年,王鐵柱身上反而多了一抹平和的氣息。

哪怕剛剛因為宗門勢力晉升,從而直接暴漲的境界,也是沒有多少虛浮。

對此。

秦書劍心中也是寬慰。

顯而易見,王鐵柱也是一個在修行一道上,可堪造就的人才。

這里面或許有因為元宗氣運提升,所以宗門內的人天賦都較為卓越的原因。

但不管怎樣。

以對方如今的狀態,日后顯然能夠走的更遠。

現在元宗缺的,便是這樣的人才。

之前秦書劍發現了一個試劍鋒,如今又多發現了一個王鐵柱,至于鄭方牛峰等人就不用多說,能夠成為三大長老,本身就有獨到之處。

現在的元宗,人才是越來越多了。

一邊的王鐵柱也不知道,短短時間里面,秦書劍有了這么多的心理活動。

聞言,拱手說道:“宗主言重,能夠鎮守藏書閣,是我的榮幸,若非能夠在此安心修煉,實力也未必能增進多少。”

“嗯。”秦書劍嗯了一聲。

也沒有跟王鐵柱閑聊太多,直接進入了藏書閣第五層。

第五層的藏書閣。

已經不是跟以往一樣,只有空曠的地方,卻沒有擺放一點東西。

只見第五層藏書閣里面,數枚晶石靜靜懸浮。

這幾枚晶石。

便是得自天尸宗的通神功法,以及通神武學。

隨后。

秦書劍又將幾枚晶石取出,放置在了這里。

這幾枚晶石。

則是杜成武以及沈弘的傳承功法。

當幾枚傳承晶石出現的時候,原先的幾枚傳承晶石仿佛感受都了什么一樣,俱是輕輕顫動,一股莫名的氣息傳揚了開來,好似在排斥什么。

與此同時。

杜家的兩枚傳承晶石也是散發出微妙的氣息,跟天尸宗的氣息抗衡。

至于沈家的傳承晶石,也是摻和進來了一腳。

頓時。

第五層的空間里面,一股深邃浩瀚的氣息在彌漫、充斥。

只是這些波動,全部都在即將觸及秦書劍的時候,自覺的分散出來,似乎不敢跟對方為難。

緊接著。

秦書劍又是取出一枚傳承晶石,直接放置在了里面。

嗡——

這枚傳承晶石剛一出現,頓時爆發一股浩大的氣息,猶如星河墜落一般,一舉將其他晶石,都給鎮壓了下去。

這枚晶石。

便是秦書劍自身所修煉的歸元祖典。

通神功法以及武學,沒有品階高低的劃分,實際上也有強弱之分。

歸元祖典乃是他花費氣運值推演,按照系統的說法,應該屬于通神功法當中,最為頂尖的那一小撮。

不論是天尸宗的傳承也好,還是杜沈兩家的傳承也罷。

相比于這門功法,都是要弱上一籌。

“傳承完善,直達天人大能,從此后元宗便有了跟天下任何勢力交鋒的資本,現在唯一差的,就是足夠的時間。”

秦書劍深吸口氣,心中也有種豪情萬丈的感覺。

現在元宗的家底,可以說是他一點一滴給拼下來,攢下來的。

能有如此成就。

秦書劍要說不自豪,那就是自欺欺人。

不過。

他這次放置在藏書閣的歸元祖典,仍然是刪減版的,其中能夠誕生出破妄紅蓮的手段,被單獨給剔除了出來。

不止如此。

就連原先能夠修煉出明王業火的版本,也一樣是經過刪減。

畢竟這兩門手段,對于提升實力是堪稱BUG一樣的存在。

不到萬不得已。

秦書劍是不會輕易泄露出去。

另一邊。

北云侯府。

北云侯正在書房內翻閱書卷,突然間他眼神一冷,厲喝道:“什么人,敢來我北云侯府窺視!”

話落。

只見空間微微扭曲,一人從里面踏了出來。

看到這里。

北云侯心頭一震,臉上的神色也有一些震驚。

不過,當看到來人的時候,他還是起身行禮:“蕭乘風見過陛下!”

“北云侯免禮!”

“謝陛下!”北云侯直起身,隨后看向眼前的人皇,詢問道:“不知陛下深夜來我北云侯府,是有什么事情?”

對于人皇的到來,他也是有些意想不到。

他更沒想到,

對方已經深入他北云侯府,才被自己給察覺出來。

甚至于。

那一縷被察覺的氣機,未必就是他感知出來,而可能是人皇故意泄露。

想到這里,北云侯心底便更是震驚。

要知道。

同為大能者,天下間能夠在他面前做到這一步的,唯有面前的人皇。

除此外。

再也沒有任何一人,可以做到。

人皇負手,看著北云侯,面上也有欣賞的神色:“御天隕落后,蕭家能出你這樣的天才,想必他也能瞑目了。”

上一任北云侯蕭御天。

便是跟隨在他身邊多年的人。

如今再看蕭乘風的時候,人皇依稀看到了當初蕭御天的影子。

不過跟蕭御天相比。

北云侯更加的出色。

大能!

說實話,在對方暴露出這個境界的時候,他也感到驚訝。

而北云侯在北云府的一舉一動,人皇也是看在眼中。

對此。

人皇只有欣慰,卻沒有責怪的意思。

哪怕是后面對方只守澤安城,亦是如此。

聞言。

北云侯陷入沉默。

如今人皇到來,對方沒有說明來意,但他腦海中已經掠過數個念頭,猜測其目的到底是什么。

難道是當初澤安城的事情,現如今前來問罪。

——

仿佛看到北云侯內心的猜測,人皇笑道:“你不用緊張,朕今日不是為了問罪而來,而是有一事想要請你幫忙。”

“不知乘風有什么事情,可以幫的了陛下。”

“很簡單,朕想借你手中祖兵一用。”

人皇笑容依舊,只是一雙眼眸落在北云侯身上,仿佛看穿了對方的所有秘密。

轟!!

至于北云侯,在聽聞人皇的話后,腦海則是直接炸開。

祖兵!

人皇知道他手中擁有祖兵!

要知道,自從得到祖兵以來,自己使用的次數寥寥無幾。

而且每一次,都是極為謹慎。

如此情況下,人皇又怎會知道自己手中,擁有祖兵的存在。

腦海中翻滾涌動,北云侯面上微變,然后一臉不解的說道:“陛下的話,倒是讓乘風有些不解,北云府中又怎會有祖兵的存在。”

“你呀,對朕還是太警惕了。”人皇搖頭失笑,說道:“天下間朕要知道的事情,沒有人能夠瞞得住,這次朕前來也旨在借祖兵,而非奪祖兵。

若朕要搶奪祖兵的話,又豈會等到現在。”

聞言。

北云侯又是默然。

腦海中,那道聲音響起:“他察覺到了我的存在,沒想到人族已是誕生了這個級別的強者,倒是讓人意外。”

人皇說道:“大昭祖兵如今鎮壓魔淵封印,不可輕功,妖族手中擁有祖兵天妖殿,朕要滅妖族,需要另外一件祖兵,斬滅天妖殿。

待到妖族覆滅后,祖兵自然歸還,你可以放心,朕向來言而有信。”

“陛下的話,乘風自然相信。”

北云侯微微一笑,也不再否認,說道:“但不知陛下要取祖兵,大概是在什么時候?”

“越快越好。”

“三日后,陛下再臨北云府,乘風將祖兵拱手送上。”

“好。”

人皇微微點頭,隨后也不跟對方過多廢話,只見他身體散發一股微妙的波動,旋即便消失在了書房里面。

來的快。

去的也快。

哪怕是親眼所言,北云侯也沒完全看清楚,對方離開時動用的是什么手段。

“這里面,涉及到了空間的手段?”

“這是虛空挪移!”

“虛空挪移?”

“不錯。”腦海中的那道聲音響起,言語中也有一些震驚:“我以為現在人族最強者,也不過是天人極限,但如今看來,當代人皇已經超脫了這個范疇。

虛空挪移,不是天人可以做到的。

這種手段直白了說,便是咫尺天涯,但比之咫尺天涯更加高深一些。”

之前他便知道,對方得到了天庭遺澤,實力肯定不簡單。

但就算在不簡單。

也沒有往超脫天人的方向去想。

畢竟邁出那一步,不是得到天庭遺澤就能做到的。

“你的意思是,人皇已經成功突破了?”

北云侯面色又是一變。

天人之上。

又是怎樣的境界。

說實話,人族已經有太久沒有出現過天人之上的強者,甚至于如果不是這道聲音提及,他還以為人族歷史里面,從來沒有誕生過這樣的強者。

天人,便是巔峰。

這種看法,是普天之下所有人都認同的。

聞言。

那道聲音說道:“是,也不是。”

“什么意思?”

“天人之上,到底是什么境界?”

“天人之上,便是仙!”

“仙!”

北云侯神情凝重,仙之一字,讓他感受到了無形的壓力。

那道聲音說道:“仙,那在天庭的時候,都是無上的強者,但凡達到仙的境界,在一定程度上,已經算是永生不死了。”

“一定程度上,你的意思是,仙也有壽元限制?”北云侯準確捕捉到了對方話語中,所包含的字眼。

“有,仙的壽元極限,十二萬九千六百年,這是真正的天地大限,不論使用何種手段,都不能打破的天地大限。”

那道聲音說道。

十二萬九千六百年!

天地大限。

北云侯呢喃了一句:“十二萬九千六百年,如此的話,也算長生了吧!”

“自然是算的,十二萬九千六百年,如此漫長的時間,足以見證太多的東西了,然鵝不是誰都滿足于區區十二萬九千六百年。

對于一些仙來說,他們在追求的,便是真正的永生不死。”

“可有人永生不死?”

“沒有。”那道聲音否認,半響后又補充了一句:“就算是當初的天帝,也沒能做到。”

如果天帝永生不死。

對方又怎會隕落。

北云侯說道:“你的意思是,人皇已經突破天人壽元的大限,境界已是達到了仙的層次?”

“也不對。”

“有話一次性說完,拐彎抹角沒什么意思。”北云侯臉色一黑。

哪怕是他再好的脾氣。

現在也有些動怒了。

這都什么時候,每次說話都說一半,等他猜個半天才知道自己什么都猜錯。

這些遠古留存下來的東西,什么都好,就唯有一點不好。

太過于喜歡故弄玄虛。

“咳咳!”那道聲音咳嗽兩聲,也不好再繼續繞來繞去,說道:“人皇應該沒有突破仙,但的確是打破了天人極限,其中在天人跟仙之中,還存在一個境界。

這個境界,名為涅槃。”

“涅槃者,便如同浴火重生。”

“這個境界的人,已經有了成仙的資本,但底蘊不足還不能完全的蛻變,如今的人皇便是處于這個浴火重生的涅槃狀態。”

“一旦涅槃成功,便能扶搖直上,成為舉世無雙的仙。”

“但不管是曾經還是現在,要想成仙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曾經萬族加在一起,強者難以計量,可真正成仙,也只有區區三百六十五尊強者。”

“不過隨著天庭崩滅,所有的仙都已經隕落。”

“憑借如今人族的底蘊,要想誕生仙不說完全沒有可能,但幾率也是非常渺小。”

“之前我們便說過,人皇假死肯定還有別的謀劃,從眼下的情況看來,他所謂的謀劃,應該是為了成仙而做準備。”

那道聲音沒有停頓,將所有的事情,都給一口氣的說了出來。

北云侯則是坐在原位,默默聽著對方的話。

很多東西。

如果對方不說,他也了解不到。

天人之上,要想成仙則必須經過涅槃才行。

至于如何涅槃,北云侯沒有去詢問。

因為現在的他,連天人極限都沒達到,談及涅槃二字,還是太早了。

不過。

他也終于明白,為什么人皇的實力會這么強大的原因。

而對方的謀劃,也讓他意想不到。

“成仙!”

相關閱讀:變成地獄天災移動天災吉祥物我們即是天災我的英雄學院之天災碼出來的人生主角父親聊天群清穿之木蘭我的手藝作品有屬性時空秩序管理局魔法圣地管理員
凯时kb88官网登录 - 凯时kb88国际官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