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都市直死魔瞳章節

第八百一十九章 殺手(求訂閱)

推薦閱讀: 最強狂婿 超武女婿 鄉村神醫 我的檢察官先生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贅婿當道 超級女婿 破云2吞海 第一贅婿 神級龍衛

眾人玩真心話大冒險,一直玩到深夜,到后面也都陸續散了,李星把司徒茜她們送了回去,然后才回家去。

李星揉了揉眉心,把衣服脫掉,走進浴室中去洗澡去了,這時他臥室中的門開了,一個人影悄然走了出來。

正在洗澡的李星,立時就察覺出不對來,隨手抓起擺在一旁的匕首,他有些慶幸,幸好自己的這把短刀幾乎從不離身。

李星沒有把水關掉,而是繼續開著,畢竟他不知道對方手里有什么武器。

如果有把槍的話,自己現在完全就是個活靶子,倒不如讓對方認為自己啥都不知道,好讓對方放松一些警惕。

漸漸的,一只潔白纖長的手扣在了門上,猛地一拉,旋即一道身影從浴室中飛了出來,李星一腳把那人手中的武器踢飛了出去,李星看的真切,果然是槍。

情況發生的雖然突然,但是對方反應也不慢,立刻就要后撲去撿槍,下一刻,她的動作停住了,因為一把匕首抵在了她的咽喉處,已經開始滲血了。

殺手這才近距離地看清李星的面容,心中都快要罵娘了,那王八蛋敢騙老娘,這次我要是回的去,非閹了他不可。

李星冷冷地看著眼前的女人,冷聲道:

“把雙手慢慢地舉起來,讓我看見你的手,慢慢地向外走,不要嘗試奪我的刀,因為我并不介意做些過激的行為。”

女殺手咬了咬牙,慢慢地把手給舉了起來,不敢有什么小動作,她感覺李星的眼神,仿佛能看透人心一般。

李星費了些手腳把她綁死在椅子上,順手用毛巾塞住了她的嘴巴,然后把她身上的東西全都給搜了出來,一件不留,連嘴里的刀片和毒藥也是。

女殺手有些無力,這個人真的只是一個學生嗎?他這手法也未免太熟練了吧,你說他是一個殺手我都信了。

接著李星把地上的槍撿了起來,李星打開槍的保險,檢查了一下,滿彈夾,還配上了一個消音器,還算不錯。

李星手指一動,手槍被拆開了,接著李星重新組裝了一下,隨手把手槍放在桌子上。

李星看著綁在椅子上的女殺手,淡淡地開口道:

“是誰派你來的?”

女殺手“哼哼”了兩聲,李星這才發現他把對方的嘴給堵住了,對方回答不了。

李星隨手把毛巾拿了下來,開口問道:

“現在可以說了吧。”

女殺手搖了搖頭道:“做殺手的有一條鐵律,不能背叛上家,你殺了我吧。”

李星摸了摸下巴,手中的刀一動,隨手把對方的手腕給割裂了些,露出殷紅的鮮血。

李星在對方喊之前,再次把對方的嘴堵上,李星坐在沙發上,淡淡地說道:

“我需要的是答案,不是廢話,你慢慢想,什么時候想回答我了,你就點點頭,在這之前,希望你的意志力可以多堅持一會兒。”

女殺手冷冷地看著李星,李星揉了揉眉心,這是個法治社會,他剛才也就是嚇唬嚇唬對方。

他也不會做些什么,他可不想因為殺人而入了獄了,那玩笑就開大了。

李星思索了一下,旋即想到了一個會派殺手來的人,賈長康。

李星臉色一冷,將槍別在腰間,連忙推門而出,拍了拍周青的門,不一會兒,周青迷迷糊糊地打開門,看著李星問道:

“大晚上的,怎么了嗎?”

李星搖頭道:

“沒事,我就是做噩夢了,所以想來看看你。”

周青一笑,歪倒在李星懷里,糯糯地說道:

“這么擔心我啊。”

李星揉了揉周青的頭發,淺笑道:“快回去睡吧,沒事了。”

周青嘟囔道:“那你親我一下。”

李星無奈,低頭吻了上去,片刻后,兩人唇分,周青有些驚呆了,她沒想到李星真的主動親了她。

李星柔聲道:“快回去睡覺去吧。”

周青點了點頭,望著禁閉的房門,李星選擇讓系統擴大偵測范圍,方圓五千米,代價是儲存空間中李星剩余的藍星幣全都消失了,這就是開啟能力的代價。

看著地圖上的情況,李星松了一口氣,看樣子殺手只來了他這里,李星沉思了一下,突然想到那個殺手還在呢。

李星走了回去,看著那個被綁在椅子上的女殺手,輕笑道:

“我也不殺你,不過我需要一個情報,你們的槍是從哪里搞來的?告訴我這個,我不介意放了你。”

女殺手冷笑了一聲道:

“你當我傻嗎?我把情報告訴了你,你又去找了其他人殺了我,有區別嗎?”

李星搖了搖頭,拿出那個女殺手的手機,然后讓系統直接開始入侵,一陣撥弄后,一個殺手網站出現在李星的面前。

李星嘴角微揚,原來是這樣啊,李星直接私聊管理員,詢問他如何帶人進入這個網站。

管理員告訴了李星要求后,李星拿出自己的手機,然后登錄了進去,順利地搞到了武器商的地址。

李星笑了笑說道:“看樣子你沒什么用了啊。”

女殺手“呸”了一聲,李星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眼神一冷,女殺手頓時感覺心中一寒,也不敢再輕舉妄動了。

李星拿著刀,抵在她的脖子,冷聲道:“這是最后一個機會了,我希望你可以老實回答我的問題,否則我不介意讓你生不如死。”

女殺手心中有些動搖了,不過她還是選擇不說,李星幽幽地嘆了一口氣,實力被封印就這點不好,問個情報都問不出來了。

李星突然冷聲道:“是呂長康讓你來的吧。”

李星明顯感覺到女殺手的心跳快了一分,李星嘴角微揚,還真是他啊。

李星撥通了周先生的電話,和他說了一下今天的事,順便讓他來把這個女殺手帶走。

沒過多久,一群黑西裝過來了,李星將女殺手隨手扔給了他們,淡笑道:

“告訴周先生,這位屬于硬骨頭,所以他可以隨意。”

幾位黑西裝點了點頭,帶著女殺手下去了,李星隨手把門帶上,也走下了樓。

他驅車在附近晃悠了一圈,接著隨手把手機捏碎,電話卡也給掰了,然后抖手扔到湖里去了。

這件事之后,李星向周先生借了幾個人,然后直奔武器商所說的地址而去。

而呂長康最近也是郁悶壞了,有人懸賞他,十個億要他的命,還帶了一句話,想殺我,可以,看看誰先死。

呂長康看到這句話就知道是誰了,只能是李星無疑了,他是真沒想到李星竟然這么狠,直接拿十億要他的命,真就是拿錢不當錢了。

呂長康也想過遷怒李星身邊的手,然后他調查之后發現,李星的女朋友,高官之女,他一個呂家都惹不起;

李星的兄弟,翁帆,這家伙的背景極其神秘,查的人查到一半就死了,好家伙,他誰都捏不了。

另外一邊,周青的父親也是發話了,呂長康若是不撤銷懸賞,周家將和呂家全面開戰。

一時間,呂長康被懟懵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一個李星而已,竟然惹得他整個呂家都不好受。

呂家家主得知一系列消息后,果斷下令,如呂長康沒有得到他的命令,那就不得再出家門了。

這些李星都不知道,他還奇怪呢,我這幾天防得好好的,怎么沒人來了?

畫面轉回到李星,李星驅車穿過一大片無人區,在一處橋口被堵住了?

有一個穿得破破爛爛的女人站在橋那里揮手,橋上還有一輛破車,李星把車停下,那個女人走了過來,開口道:

“請幫幫我,我的車……”

女人走過來之后,口中的話怎么也說不來了,因為一個黑洞洞的槍口正對著她,李星淺笑道:“這個夠嗎?”

女人身體一僵,慢慢后退道:“不用了。”

她向橋上揮了揮手,那輛破車很快就開走了,李星驅車過橋,隨手拋下了一萬塊錢,繼續向著目的地走去。

這里俗稱“破財橋”,也就是說想過橋必須給錢,不過李星可沒有讓那個女人靠近的想法,到時候就不只是破財了,可能還要丟命了。

那個女人從地上撿起那捆錢,輕笑道:

“好謹慎的小子,倒是個做殺手的好苗子,就是可惜了啊,要死了啊。”

又走了約莫半天,李星來到了武器商所說的地方,李星從車上下來,徑直去到這里唯一的帳篷,和面前的人說了一下口令,然后李星就進去了。

李星坐在椅子上,淡淡地開口道:

“我是星殺,聯系過你,是來買武器的。”

老板點了點頭,拍了拍手,一群人走了進來,黑洞洞的槍口指著李星帶來的人,而李星,早已經來到了那個武器商的背后,槍抵在他的后腦,而刀抵在他的脖子上。

李星微笑道:

“要不要試試一起開槍,看看咱們倆誰會先死?”

說罷李星手中的刀微微用力,一絲鮮血緩緩滲出,接著李星一偏頭,一枚子彈從他的頭頂呼嘯著飛了過去。

李星笑道:“我要一把狙擊槍,兩把手槍,還有足夠的子彈,至于錢,我也會給夠。

你可以自己選,是我們倆一起死在這里呢,還是你把我要的東西給我。”

武器商第一次拍手大笑了起來,許久以后,他止住笑容,開口道:

“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李星也笑了起來,把刀移開,淺笑道:

“那就祝我們的友誼天長地久了。”

等了約莫半個小時,武器商的手下把李星要的東西送了過來,李星首先拿起那把狙擊槍,隨意地瞄了一下,“砰”的一聲,一個人死在了遠處,李星笑道:

“我這個人不喜歡有人拿槍指著我,你應該也是吧。”

武器商的臉色一青,旋即點頭道:“我也不喜歡。”

之后李星帶著武器離開了這里,半路李星直接下車了,淺笑道:

“你們去那個橋等我就行,我很快就回來。”

和李星來的幾個黑西裝都默默地點了點頭,李星背上背包,里面裝著幾瓶水還有幾個面包。

然后李星背著狙擊槍,帶上足夠的子彈,戴上面具,向著那個武器商的地盤走去。

李星看得出來,對方想殺了自己,應該很快就會有懸賞了,與其如此,李星決定先下手為強。

李星背后這把槍的有效射程約莫在2300米左右,不過這種數據對李星沒有什么用。

他已經測試過了,這把槍的極限殺傷距離在4800米左右,而對于擁有系統的李星來說,這就是他的有效射程。

李星找了一個相對的制高點,直接開始開槍,打的武器商都懵了,剛開始他根本看不到人在哪。

到后來看到了,然后他就死了,因為他已經暴露在李星的視野之下了。

對方也想過開車過來,僅僅兩槍,連人帶車,一起被炸上了天,而武器商死后,他的手下更是一哄而散。

確定營地中已經沒有了敵人之后,李星大搖大擺地來到了營地中,隨手拿起手機商的手機,然后把他拍了張照。

接著李星看了一下新多的懸賞,果然有進行了偽裝之后的他,李星隨手把懸賞取消,順帶發布了一條消息:

“想殺我的這個家伙不巧已經死了,如果有想過來參觀的,可以過來看一下,應該還剩下了不少好東西呢。”

接著李星把照片發了進去,殺手網上瞬間就炸開了鍋了,李星沒管這個,他已經退出去了。

接著李星操作了一下,把這個家伙存在瑞士銀行中的錢,全都轉到了自己新開的一個戶頭中,然后隨手把手機捏碎了。

接著李星把營地中所有他所需要的武器,都搜集了一個遍,順便把營地中的錢也全部拿走了。

李星找了一輛還算能開的越野車,把東西扔了上去,可謂是滿載而歸。

幾個小時之后,李星來到“破財橋”,隨手扔下一捆錢,淺笑道:

“那邊還剩下了不少好東西,你們怎么不去看看啊?”

那個女人深深地看了李星一眼,沒有說話,她覺得自己真的是看走眼了,這個少年何止是一個好苗子啊,他就是一個天生的殺手。

李星從車上拿下來一把微沖,輕笑道:“相逢就是緣分,送給你們了。”

說罷李星開著越野車,揚長而去,重新入境之后,李星把東西都扔了下來,至于錢自然是被李星隨手分給了跟他一起來的人,還有一部分李星自己留了下來。

相關閱讀:大國空天進攻的地球精靈之毒系護林員直死藍龍替嫁以后守寡失敗以后大國航空夏有喬木 雅望天堂(套裝2冊)夏有喬木 雅望天堂1夏有喬木雅望天堂第三部
凯时kb88官网登录 - 凯时kb88国际官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