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修真帶著淘寶到古代章節

求索

推薦閱讀: 鄉村神醫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破云2吞海 超級女婿 超武女婿 最強狂婿 贅婿當道 第一贅婿 我的檢察官先生 神級龍衛

墨心臉上露出一抹動人的微笑,或許這一輩子,自己不能夠跟百弦在一起。但是自己不能辜負他,讓他今朝成這樣的過錯。

只不過青樓女子而已,哪有什么前程。

墨心待在這燈紅酒綠之地,對于人們的功名利祿有一種執念。她看過了很多糟糠苦守多年之后,被自己心里那個人一朝得志,直接甩了。

也見過不少青樓女子多情,卻被凡世中的公子所欺騙。

墨心只是不想作惡而已。凡事只拿她應得的那一份,給自己積善行德。這百弦公子應該有更好的前程才對。不應該被她束縛住了

她能給他帶來什么呢?即使是真的嫁與了他,也不過是給他添了一些污名而已。墨心覺得,自己不能夠那么自私,在很多地方絕對不能那么沒有韌性。

她呵呵一笑,看著亮起的紅燈,思緒飛到了遠處。

站在院子里的花少言此時也看到了這位女子,心里有一絲震驚。這女子不知道在想什么,臉上流露出幸福的光芒。

那燈籠的紅,將她的臉照得十分圓潤,和一般的人都不一樣。

花少言此刻也不知道自己的心里真正的想法,只是覺得這女子不尋常。想到她臉上這抹笑容,可能是為了她心里的心上人,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他拿起自己手中的豎笛,開始吹奏了起來。

墨心此刻正在想事情,聽到這悠揚的豎笛之聲后,神思一下子就被拉了回來。

她往聲音的源頭望去,看見一個白衣男子正在那里吹奏。

有一瞬間,墨心還以為是百弦回來了。但是百弦不會穿這樣的衣服的,雖然都是白衣。但是百弦喜歡袍子,眼前這個公子穿的卻是對襟。

一個疏狂,一個端莊,實在是兩種性格的人。

墨心見慣了這種把弄風月的人,心里對花少言并沒有什么好感。

她直接關上了窗子,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花少言聽到窗子關上的聲音,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沒有想到,現在卻是這樣的形態。這女子對自己一點意思都沒有,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花少言苦笑了一聲,臉上露出一絲凄苦的神色。

墨心悄悄看了看他,臉上有一絲疑惑。

不過她并沒有打開窗子,只是悄悄地看著,花少言并不知道自己此刻還被人注視著。

他看著月亮,那一輪明月掛在漆黑的天空上,就像明燈一般。他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雖然現在沒有人理解自己,但是還是可以對影成三人啊。

于是他念了一首詩之后,又開始吹起了自己的豎笛。

墨心這個時候才知道,剛剛這個人并不是什么沽名釣譽之徒。她開始為自己的莽撞感到有一絲后悔,或許這才是自己真正的性情吧。

在根本沒有了解一個人的時候,就開始判斷一個人究竟是什么樣的性子。然后得出一個粗暴的結論,將所有的人打入冷宮。

墨心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開始為自己的莽撞感到一絲羞慚。

這時候,一個身著青衫的男子走了過來,站在那白衣男子身邊不知道說了什么。

白衣男子聽到之后,臉上浮現出一絲尷尬的神情。他收起豎笛,看了一眼墨心所在的屋子,直接走了。

墨心看著他的背影,心里有一絲惆悵。

花少言原本正在對月惆悵,突然看到余杉走了過來。他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這一次,之所以會來這個相思樓,也是因為他。

余杉一直都是一個正人君子,從來都沒有來過這種煙花之地。

這一次也是因為有了重要的事情,才會選擇來這里。只是他還是十分內斂,即使到了這里,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

花少言臉上有一絲尷尬,沒有想到自己的好友居然會這么遜。

不過他讀圣賢之書還是十分擅長的,沒有想到面對女子卻這么羞澀。花少言一想,自己都已經過來了,也不應該讓好友一個人面對。

若是他坦然也還好,關鍵他羞澀。

于是他點了點頭,看了一眼那女子的窗戶,走了。

花少言站在嗔嗔閣門口,敲了敲門。

碧瑤走了出來,看見眼前這人,覺得十分陌生。

她的臉上露出一絲溫婉的笑容,說道,“公子,你稍微等一下。我們司姑娘一會兒就出去,你就放心好了。”

余杉知道她是將自己當成那種糾纏不休的人的了,于是微微一笑,說道,“我們是余銎老先生的弟子,你跟司姑娘說一下,有要事求見。”

余銎老先生的名聲,碧瑤還是聽說過的。眼下看他這么彬彬有禮的樣子,應該也不是什么壞人。

于是她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說道,“那公子稍微等一會兒,我前去稟報一下。”

司嗔嗔聽了她的話,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說道,“這余老先生的弟子求見,你說能不見嗎?東林的學子都是頗有才華的,日后也必定都是人中龍鳳,好好招待必定是沒有錯的。”

碧瑤聽了之后微微點頭。

司嗔嗔走到門口,親自迎接。

余杉看到司嗔嗔之后,眼睛都愣住了。司嗔嗔也沒有想到,來自報家門的人居然是他。這是什么弟子啊,分明就是東林的少東家。

她臉上綻放出了桃花般的笑容,看著余杉說道,“公子先請進來。眼下正值春末,天氣還有些稍冷,不知道公子為什么會穿這么少啊。”

余杉身著青色長衫,一副書生打扮。

先前還不覺得,聽到司嗔嗔這一番話語之后,臉上有一陣朦朧的感覺。

于是他笑了笑,說道,“謝謝司姑娘的關心,今天出門走得有些急,沒有注意。”

司嗔嗔聽他這么說了之后,臉上有了一絲溫婉。

于是他看了司嗔嗔一眼,看見她如此絕色的臉龐居然露出了這樣的笑容,心里有一絲溫暖。他呵呵一笑,說道,“司姑娘真的是很好的紅顏知己啊。”

司嗔嗔聽了這話,臉色一變,看著余杉說道,“公子是對我有什么意見嗎?為什么會這樣說?公子要是對我有意見的話,還請直說。要不然的話,你就會在這里付出代價。”

余杉愣了一下,沒有想到這女子這么剛烈。這時候,他才覺得這個女子十分有味道。就像酒一般,初時聞著十分清甜,之后才覺得甘美醇香,回味無窮。

于是他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說道,“是我不好,得罪了姑娘。”

司嗔嗔見他如此書生氣的樣子,心里想到他應該是沒有怎么到過這樣的地方,所以很多事情并不是十分清楚。

于是她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說道,“公子既然承認自己錯了,那你說說,你哪里做錯了?”

余杉本就是隨口說說,因為看到她如此不開心的樣子,但是眼下見她在這里追問,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他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說道,“司姑娘就不要為難我了,我也忘了我剛剛說了一些什么。不過我要是說話說得不好的話,司姑娘就不要計較了。”

司嗔嗔聽了他的話之后,皺起了眉頭。

她看了一眼余杉,只見他眉目里有一絲憂愁。不過她并不喜歡他這種凡事都喜歡計較的樣子,實在是不夠大氣。

在司嗔嗔的心中,男子就應該大氣一點。

于是她說道,“我知道公子今天為了什么而來!公子或許不了解我,但是我對公子確實略有耳聞。”

余杉眼里流露出了一絲笑意,也有一絲探尋在里面。說實話,被這么一個絕色女子這么夸獎,余杉的心里有一絲飄飄然。

她看了一眼余杉,說道,“令尊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這件事鬧這么大,我真的沒有想到。不過你也不能夠將所有的事情都股災我的頭上,我一個女子也是無辜的。”

余杉臉色一變,他正是為了這件事而來。

他的目光有些暗沉,說道,“我的父親是一個很有學問的人,多年來都沒有這些風流史。要知道,這一直都是我十分尊敬他的地方。沒有想到,他現在了還傾心于你。”

司嗔嗔臉上有淡然的笑,于是問道,“你這話到底是什么意思,難道不知道我內心里的真實想法嗎?我和余老先生只是君子之交,并非你們所猜測的關系。”

余杉的臉上露出一絲諷刺的笑容,說道,“這個世界上哪有什么君子之交?你在這相思樓里這么久了,難道連這一點也不清楚嗎?男人和女人之間,只有一種關系。”

司嗔嗔生氣了,余銎畢竟是她的老師,她不希望別人這么說他。

于是她看著余杉說道,“雖然你是他的兒子,但是說到底,你也是沒有資格管他的私事的。所以你還是要有自知之明一點,我不希望在這里聽到你談起他。”

余杉神情里有一絲疑惑,眼下聽她這么說了之后,自己也是懵的。

花少言看見自己好友立場不堅定的樣子,心里嘆了一口氣。這個美人的姿色真的是十分誤人的,自己這個好兄弟平時的思維都是十分清晰的。

當下見了這個女子之后,就好像打結了一般,真是讓人想不通。

花少言笑了笑,幸好眼前這個女子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想起院子里看到的那個清冷的身影,花少言的心里有些痛。

她對自己這么冷漠,恐怕是沒有看上自己吧。

他自嘲似的笑了笑,也是了。自己根本沒有什么特長,所以也不會讓人覺得有什么值得以身相許的地方。

司嗔嗔看了一眼余杉和花少言,臉色鐵青,說道,“你們要是沒有什么事情的話,還請快點離開吧。要不然的話,我就喊人了。”

花少言這時候站了出來,攔住他們說道,“司姑娘,你先不要生氣,還請聽我一句。”

司嗔嗔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是上一次在流觴詩會見到的花公子。于是臉上擠出一絲笑容,說道,“花公子難道也是來為這件事做說客的嗎?讓我遠離余老先生嗎?”

花少言原本正有這個意思,被她這么說了之后,神情里有一絲動容。這個女子冰雪聰明,他們這兩個人完全不是她的對手啊。

這時候,花少言的心里頗有一絲后悔,自己為什么要和自己這個損友一起來到這里,給他做說客。

司嗔嗔看到他們兩個目目相覷的樣子,嘴角勾起一絲笑意。

只見她看著花少言說道,“你們兩個既然沒有什么事情的話,就請到大廳去吧。我還要收拾打扮一番,到時候到大廳找你們,你們玩得開心點。”

花少言呵呵一笑,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辦。

余杉此時聽到她下逐客令之后,直接拉著花少言的手,走了。

下了樓梯,來到大廳之后,余杉的臉上還有一絲慍怒。于是他說道,“你剛剛為什么站在那里還不走?”

花少言看了一眼自己的好友,只見他面如豬肝色,于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余杉本來就十分生氣,現在看到他還在這里笑,于是瞪了他一眼。

花少言看了一眼余杉,說道,“這女子根本不是尋常的人物,是我們沒有想清楚,就來找她談條件。恐怕你即使有機會說了你準備好的話,也不能夠打動她。”

余杉這時候也情不自禁地點了點頭。這個女子確實不同尋常,一般的條件根本就不會放在眼里。

他看了一眼花少言,說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們現在特別蠢?”

花少言眼睛放空,看著遠方,臉上有幾分動容。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應該面對什么樣的事情,眼下臉上還有一絲單純的目光。

司嗔嗔走進房間了之后,碧瑤趕緊迎了上來。司嗔嗔看著她,哈哈一笑。

碧瑤見她這么高興的樣子,心里有一絲疑惑,于是問道,“姑娘,你是為什么那么高興啊?”

司嗔嗔看了一眼碧瑤說道,“你知不知道那兩個傻小子,居然跑過來找我談條件。不過我根本沒有機會讓他們開口,就把他們打發了。”

碧瑤聽了這話之后,眼神里也有一絲笑意。這兩個公子畢竟還是年輕,相思樓的女子都是久經考驗的人,一般的人根本在她們的面前占不到什么便宜。

司嗔嗔還是相思樓的臺柱子,迎來送往都是她的活兒。不知道多少有脾氣的達官貴人,都被她收拾得服服帖帖。

這相思四美的諸多客人,都是被她擋下來的。

碧瑤說道,“姑娘也真是太壞了,居然為難這初生牛犢的小伙子。”

看著她責怪的神情,司嗔嗔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說道,“好了,你就不要責怪我了。這件事不是十分正常嗎?你難道看到我這模樣,就覺得有幾分不尋常嗎?”

碧瑤搖了搖頭,對于這一點,她還是不敢妄語的。

司嗔嗔將那如瀑的秀發挽起,插了一根珠玉簪之后,望著碧瑤說道,“今日還有一場好戲,我們就先走過去瞧瞧吧。”

碧瑤請一襲華美的常綠璃絡袍子披在她的身上,然后給她挽上紅色花砂帶。

看著眼前華美高貴的司嗔嗔,碧瑤的臉上有幾分動容。

看著碧瑤似乎要哭了的樣子,司嗔嗔的心里十分奇怪。說道,“碧瑤,是不是誰欺負了你?你要是被人欺負了的話,就直接說啊。這相思樓,還沒有我不敢做主的事情。”

碧瑤搖了搖頭。

她清脆的聲音說道,“主子,我只是在想,你氣質這么高貴。要是有條件的話,必然就是一個大家閨秀,肯定有很多人求娶。眼下卻守在這相思樓里,只見新人笑,哪聞舊人哭。”

司嗔嗔聽到原來是這個原因之后,心里松了一口氣。

在她的心里,這相思樓里的人就像是她的親人一般。每一個人要是受了不應該有的委屈,她都會如坐針氈,想要替她們討回公道。

司嗔嗔愛憐地看著碧瑤,說道,“好了,你就不要為我擔憂了。你應該往好的方面想,正是因為我在嫁人之前來到了這相思樓,看慣了這些男子花心的里子。所以以后才不會被騙。”

碧瑤見她這么餓想得開,破涕為笑。

司嗔嗔看了她一眼,說道,“我的好碧瑤,快跟我一起下去吧。要是錯過了吉時,就看不到那一場大戲了。”

碧瑤點了點頭,兩人相攜著一起走了過去。

只見此時的大廳已經圍滿了人。

眾人看到司嗔嗔走了過來之后,紛紛讓出一條道來。司嗔嗔婀娜地走在眾人的視線之中,引起一陣陣垂涎。

余杉看到她這副舉動,臉上出現了一絲嫌棄。

花少言此時也說道,“你看看這女子這副模樣,還以為別人對她的垂涎就是對她的夸獎!”

余杉憤怒地將手砸在柱子之上,花少言看了之后,急忙將他的手拿起,吹了一下。

余杉呵呵一笑,說道,“這還真是一個銷金窟,只見富人笑,根本看不到窮人哭。”

花少言眼里有幾分了然,自己這兄弟還是第一次遇見這么夠味兒的女人,有些傷心了。

于是他將手放在了余杉的肩上,語重心長地說道,“兄弟,這件事你還真的有所不知啊。這樣的女人之所以這么夠味兒,都是在男人堆里浸出來的。你一直沉迷于故紙書堆,對這些事情不太明白。”

余杉的心里確實是不明白,為什么這么美好的女人要靠男人來定義自己的價值。

于是他看向了花少言,說道,“你說有沒有可能,她會跟我走?”

花少言聽到這句話之后,才覺得大事不好。于是直接說道,“你這個人真的好嗎?這么一件大事,你居然這樣輕易地說了出來。你難道不想想,你是為了什么來到這里?”

余杉搖了搖頭,并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做,才會得到那人的心。只是經過了花少言的提醒,他才知道,自己之所以會來到這里全是因為自己爹爹的緣故。

自己爹爹被這個女人迷得神魂顛倒,年紀這么大了還鬧出這樣的風流韻事。只是娘親一直都留守深閨,眼下才知曉這事情的來龍去脈。

看到她十分傷心的樣子,余杉的心里有幾分心疼。雖然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夠讓娘親不再傷心,但是眼下不讓這個女子繼續魅惑自己的爹爹才是正道理。

于是他攜著自己的好友來到了這里,眼神里頗有幾分淡漠。

余杉看著花少言,眼神里有幾分笑意,說道,“謝謝你陪我來到這里,不過我這個時候突然知道,為什么爹爹會為了她神魂顛倒了。只要我能夠和她在一起了,爹爹自然也就收心了。”

花少言聽到這里,眼睛都睜大了。

自己的好友一直都是一個十分穩重的人。

沒有想到,他居然冒出這么奇怪的言論。他拿手在他的眼前揮舞了幾下,被余杉擋了下來。他微有慍怒,臉上有動容之色,說道,“你這是干什么?”

花少言見他這么生氣的樣子,臉上有幾分尷尬,于是說道,“我只不過是看看你神經是否還正常?拜托,你都是讀了這么多年圣賢之書的人,為什么會有這么奇怪的想法?一個青樓女子而已,至于嘛?要是傳了出去,你們兩父子為了一個女子爭鋒吃醋,在天下的圣賢都要少了一大半!”

余杉聽他這么說了之后,才覺得十分有道理。

于是他看著花少言說道,“好了,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了。司姑娘這么優秀,能不能看上我真的是一件不一定的事情,所以你我就不要在這里往自己的臉上貼金了。”

看著自己的好兄弟這么不自信的樣子,花少言也是嘆了一口氣。

看到她十分傷心的樣子,余杉的心里有幾分心疼。雖然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夠讓娘親不再傷心,但是眼下不讓這個女子繼續魅惑自己的爹爹才是正道理。

于是他攜著自己的好友來到了這里,眼神里頗有幾分淡漠。

余杉看著花少言,眼神里有幾分笑意,說道,“謝謝你陪我來到這里,不過我這個時候突然知道,為什么爹爹會為了她神魂顛倒了。只要我能夠和她在一起了,爹爹自然也就收心了。”

相關閱讀:影視劇圓夢行動省電視臺臺長史上最牛臺長北宋大丈夫穿越從僵尸先生開始勤奮努力的我不算開掛季風過境這宮斗有毒[星際]宮斗:太后系統涅槃紅顏:命定宮斗1
凯时kb88官网登录 - 凯时kb88国际官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