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古代這個宮廷是我的章節

777、紛紛登門

推薦閱讀: 贅婿當道 神級龍衛 超級女婿 鄉村神醫 第一贅婿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破云2吞海 我的檢察官先生 最強狂婿 超武女婿

777、

月桂與那永泰說完了話兒,在外頭平靜了一會子才回來。剛走到廊下,就瞧見兩個臉生的太監和官女子在外頭廊下候著。

月桂定睛瞧了瞧,認出來是恩貴人名下的。

見月桂觀望,廊下伺候的小女孩兒月棋忙迎上來,輕聲說,“……姑姑回來了。是恩貴人來了,月柳姑姑正在里頭伺候著呢。外頭的事兒也有我們呢,姑姑不必著急。”

月桂贊許地點點頭,“我出去有一會子了,主子沒尋我吧?”

月棋忙道,“姑姑是伺候主子歇晌歇下了才出去的,故此姑姑不在眼前兒的時候兒,主子都是在午睡的,并不曾尋找姑姑。姑姑盡可放心。”

月桂含笑拍拍月棋的手,“好,你有心了。”

這些年宮里的女子們進進出出,除了她和月柳等幾個在主子跟前伺候的老人兒,都不愿出宮了,愿意一輩子追隨主子之外,這門檻外伺候的女子們,則是來來去去的好幾茬兒了。

這回再進新的女孩兒,主子給取名兒的時候兒,給眼前這個女孩兒取名“月棋”,月桂她們就知道主子取的是“月下觀棋”的意思。

人如其名,月棋雖說年紀小,可是卻頗為聰穎靈巧。

月桂微垂眼簾,“那你可知道,恩貴人這會子過來,是做什么來了?”

剛歇完晌,這個時辰可不是各宮來給皇后娘娘請安的時候兒。而但凡踩著這個點兒來的,就是要將皇后娘娘堵個正著,這便是篤定了非要來見不可的意思。

故此宮里的老人兒,但凡有點兒眼力見兒的,除非有非來不可的大事兒,否則誰也不趕著這個點兒來,以免叫皇后娘娘多心去。

月棋微微嘟了嘟嘴道,“我因是在外頭伺候的,故此聽不見恩貴人進內與主子說了什么話兒去。不過方才我一路往內迎著恩貴人的時候兒,再加上方才悄悄兒聽了聽他們宮里人的口風兒……好像沒什么大事兒,就是恩貴人過來與主子拉家常來了。”

月桂微微皺眉,“拉家常?”

月桂想了想,一個貴人趕來找皇后娘娘拉家常,那必定不敢說的是自己宮里的雞毛蒜皮。就算是在她在宮里跟哪位內廷主位拌嘴了、鬧了意氣的,也該先去尋她宮里主事的去,輪不上她直接來尋皇后娘娘。

那便也唯有一個可能,能與“家常”掛上邊兒的,那就是恩貴人的額娘是宗室格格,那倒是算是能與皇后娘娘拉上幾句家常的。

月棋瞧出來月桂在想事兒,這便有悄聲補充,“……我方才聽見他們宮里人在廊下嘀咕什么‘禮部’什么的。”

月桂心下便呼啦一亮,這便一下子就想通順了——恩貴人的哥哥在禮部任職正六品主事。而主子的阿瑪恭阿拉是禮部尚書,而主子的兄弟和世泰又剛剛加了禮部侍郎銜,若從這母家父兄所任職的司部而言,倒果然算得是“家常”的。

月桂便淺淺笑了笑,“這好像還是恩貴人自進宮以來,頭一回來找主子拉家常吧?”

月棋雖小,卻也聽懂了,這便忍不住輕啐了一聲兒,“就憑她,便是烏雅氏孝恭仁皇后的后人,便是宗室格格所出,又怎樣了?進宮來那也得從小小的貴人位分熬起,憑什么進來之后就鼻孔朝天的,竟然敢不將咱們主子也放在眼里了似的?”

月桂淺淺笑笑,按了按月棋的肩頭,“興許是剛進宮來,還不知道天高地厚;再加上從小兒在家里又是她阿瑪的老來女,這便有些兒寵的無法無天的——畢竟她那個哥哥,乃是她阿瑪的妾室所出,身份自然跟她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去。”

“可是這宮門啊,是誰都敢鼻孔朝天地進來的么?假以時日,她自然該學會了些規矩去。瞧,學懂了規矩,這便終究是來按規矩行事了。還是懂規矩的好,大家便也都好各自和和氣氣。”

月桂說完了話兒,正想往里走,卻見月柳已經送了恩貴人出來了。

年輕的新貴人,年輕鮮麗,雖說學會了來拉家常了,卻也還是一副眼睛高高望向天的模樣兒。

月柳沖月桂眨了眨眼,這便一徑客氣地笑著送了恩貴人一行出去,待得回轉來,才到廊下來尋月桂。

月棋懂事,見月柳來了,便告退下去干活兒了。

月桂無奈道,“剛夸完恩貴人懂些宮里的規矩了,可是我瞧著,出門兒的時候兒還是只盯著天的。”

月柳也輕嗤一聲兒,“她到咱們宮里來,一個小小的貴人,卻也沒忘了要在咱們面前擺主子的譜兒!別說是她啊,便是淳嬪、信嬪、如嬪幾位嬪位的來,見我去給打簾子都趕緊攔了,自己親自伸手去挑簾子的;可是這位倒好,先到了門口兒,就故意站定了,擎等著我給她打簾子,她才端著架兒邁著方步往外走。”

月桂點點頭,“心向天高。”

月柳聳聳肩,“……這宮里的新人啊,咱們瞧著這么多年過來,新鮮勁兒不過也就是三年。等三年新鮮勁兒過了,就又要有新人進宮了,若她這三年里頭還不曾得寵,以后想翻盤的機會便小了。”

“要不是皇上在這事兒上心思淡,與主子私下說過,他已經是五十歲的人了,以后再有秀女挑選,就不在后宮里留人了,這便叫恩貴人成了宮中永遠的新人去的話……我看她的好日子就剩下最后這半年罷了。”

說到這個,月桂也不由得滿足地嘆息。自古帝王,誰不希望自己能長命百歲呢,故此便是五十歲了也還要繼續挑選新人入宮的,倒是如皇上這般,早早兒就與皇后娘娘說了這樣的話的,當真是罕見極了。

“可她自己必定不那般想,指不定她還得覺著,她自己在皇上心里是特別的呢……”月柳都跟著無奈地搖頭。

“我本以為她懂規矩了,這才來尋主子拉家常,可是瞧著這模樣兒,卻壓根兒就沒長進多少。那她今兒個來見主子,連她那庶出的兄長都用上了,那她到底是圖個什么?”

月柳輕哂,“她還能圖什么?自然是瞧著皇上眼看秋狝在即,她是想著隨駕去熱河唄。她自然也是看好了今年這個特殊的節骨眼兒,自是想在今年趕緊得寵了去。”

月桂皺皺眉,“她就沒尋思尋思,她又憑什么呢?憑她是烏雅氏,是孝恭仁皇后的后人;還是憑她額娘是宗室格格?總歸不至于將她那個庶出的兄長在禮部任個正六品的主事,這就以為能跟老侯爺、和二爺攀上關系去了吧?”

月柳回想著方才恩貴人在殿內跟主子說的那些話,忍不住輕啐,“她倒也不傻,知道憑她那哥哥的身份,也只夠進了主子的門兒,說是給和二爺道喜罷了,倒擺不上臺面繼續多說的。”

“我也總都沒想到,她憑的,竟然是哀兵必勝——她阿瑪上個月十七死的,主子還特地遣了咱們喜總管去吊唁的。說起來她阿瑪畢竟是年近八十歲的老人家了,對這老來女格外的放心不下,她額娘又是宗室格格,這便趁著老頭子病危之時,向皇上、還有咱們主子求恩典,叫善待恩貴人去唄。“

“畢竟是老臣,又是孝恭仁皇后同族后人,再加上又是左副都御史,乃為言官之首,正好兒時值皇上懲辦廣興之事后,皇上正希望言官們廣開言路的當兒,故此皇上和皇后娘娘能不答應么?”

月桂便也嘆口氣,“怪不得。她倒是有備而來,手里已經握了半拉勝券了。畢竟她阿瑪身故還不滿整月,尸骨未寒,那不管皇上還是主子都不好就拒絕了她,否則倒好像皇上和皇后忘了當初答應她阿瑪的話似的。”

.

月桂進內,給廿廿行禮。

廿廿并未問月桂這半晌去哪里了,只一切如常,就仿佛月桂壓根兒就沒消失這么長的工夫似的。

月桂偏頭,見廿廿埋頭在炕桌上,思量著寫著什么。

月桂便遠遠瞥一眼,隱約瞧著主子是寫了好幾個名兒去,應著這個節骨眼兒,便應當是主子在安排此次隨皇上赴熱河的內廷主位人選。

正巧廿廿寫完了,擱下筆,挑眸望過來,“我有事想見見你莊妃主子。”

月桂忙道,“那奴才去知會一聲兒。”

廿廿搖頭,“不必叫她過來折騰一趟了。我瞧著她這幾日又有些咳,還是我去一趟吧。你這便拾掇拾掇,陪我一起去。”

月桂忙伺候主子更衣,這便叫了轎子朝莊妃宮里去。

月桂瞧著主子還是一副頗有心事的模樣,這便一邊走,一邊小心尋著話茬兒,“……奴才方才瞧見恩貴人來過了。按說,她阿瑪上個月才身故,那她也算還在熱孝中呢,自應當收束門戶,這回去熱河的事兒,總歸不該有她才是。否則,該多不吉利呢。”

廿廿倒是含笑輕輕搖頭,“便是民間,出嫁了的閨女,便是有孝心,卻也不至于那么嚴謹;更何況她是皇上的貴人,便是阿瑪身故,她是內廷主位,她阿瑪不過是臣子,故此她就更不必為她阿瑪穿孝。”

月桂唯有皺眉,“……那,主子是打算叫她去?”

廿廿便笑了,“今年是皇上的五十萬壽,宮中所有人的心都活了。除了我與諴貴妃、莊妃三個之外,那些年輕的主位們,誰不想在今年爭奇斗艷?又有誰不希望今年能隨駕去熱河呢?”

“想來這也都是人之常情。今兒個恩貴人能以她兄長來叩門,那旁人自然也都能尋了各樣的理由來……畢竟,這宮中的人啊,哪個不是勛貴世家,又或者是內務府世家的格格們呢,故此總能尋出些瓜葛來,這便都有家常可話。”

月桂無奈點頭,也是無話可說。這事兒她們是親眼見的,從今年過年開始,宮中為數最多的貴人們,可不都已經各顯神通了,紛紛尋了由頭到主子跟前來獻殷勤。

“……主子到莊妃主子宮去,就是想與莊妃主子商量這隨駕的內廷主位之事的?”

廿廿便笑笑,“算是吧。”

.

到了莊妃宮門前,因廿廿早就派人去囑咐下了,不叫莊妃出來恭迎,以免她又不得勁兒去。倒是如嬪率領宮中諸人,在宮門前行禮恭候著。

廿廿落轎,含笑走到如嬪面前,向如嬪伸出手去,“勞動妹妹了。”

多日不曾這般單獨相對,這般映著盛夏七月午后的艷陽望過去,倒覺如嬪眉眼之間倒多了些柔婉的氣質來,眉間仿佛暗攏輕愁,顧盼回眸之間,頗見楚楚可憐之色。

如嬪趕忙道,“皇后娘娘萬勿如此說,嬪妾擔待不起……這原本是嬪妾應盡之禮。”

廿廿點點頭,“方才恩貴人到我宮里來拉家常,我這會子見了妹妹,便有些想笑……妹妹與我才是一家子啊,恩貴人都來與我拉家常,那要說起家常來,妹妹才與我有更多的話說才對。”

如嬪微微一怔,隨即趕忙躬身道,“嬪妾知道皇后主子統率六宮,又要撫育眾位皇子皇孫,每日事務繁忙,這才除了請安之外,素日不敢前去打擾。”

“實則皇后娘娘說的正中褃節兒,嬪妾著實心中有萬語千言,恨不能每日都侍奉在皇后娘娘駕前……”

廿廿莞爾,伸手拉起如嬪來,“我便是再忙碌,卻也不至于連見妹妹的工夫都沒有。再說從今年的年頭兒以來,各宮姐妹們都時常來我宮中陪我說話兒,我既有工夫見她們,如何就沒工夫見妹妹你了?”

“除了咱們是一家子之外,若若更是每次進宮來都要問到妹妹你。如今她家老福晉剛薨逝,前面兒幾年里,因老福晉臥病在床,她每日里親自照料,進宮的機會少了,便是偶爾進宮也都是急著就回去了,這才沒能來給你請安……可是她卻每一回都在我面前問起妹妹你來,要我給你帶個好兒呢。”

“嬪妾也十分想念若若!當著皇后娘娘的面兒,嬪妾不怕直說——這幾年我也在宮中隱約聽著睿親王的消息,知道若若身為睿親王福晉,當家主事,也有諸般的不容易……嬪妾真恨不得能陪在若若身邊兒,多少幫她化解些兒去。”

作者其他書: 皇上,請您雨露均沾 桃花債:邪惡王爺手放開 名門公子:小老師,別害羞 阿sir,噓,不許動
相關閱讀:我在西游開飯店超自然收容少女大航海之誰與爭鋒九天劍帝桃花債:邪惡王爺手放開唐末之雄霸天下我當婦女主任那些年轉世袁世凱之大總統傳奇末世之重返饑荒大佬失憶后只記得我
凯时kb88官网登录 - 凯时kb88国际官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