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全球刷怪章節

第三百八十三章 感染危機(上)

推薦閱讀: 鄉村神醫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超級女婿 我的檢察官先生 第一贅婿 最強狂婿 超武女婿 贅婿當道 神級龍衛 破云2吞海

耿江岳忿忿決定要和安安那個膽敢睜眼說瞎話的傻子斷絕合作關系,氣呼呼召喚出任意門,一步就跨進了26號樓內。

為了來回方便,他的空間坐標印記,一共留了三個地方。

除了安安家的地下避難所和自己曾經的老家96號,剩下就是目前理論上來說,他本人住所所在的26號樓——雖然先被停職停工停待遇,后又被開除判刑蹲大牢,但市政廳始終沒說過要收回他的宿舍,這特么就非常充分體現海獅城市政廳最真實的辦事效率。

不過耿江岳自然也不是真的還需要這么間小屋子,之所以把坐標留在這邊,依然是出于效率上的考量。96號樓、26號樓還有南城西區避難所,三個坐標剛好把他在海獅城內的移動范圍,最精確地等分成了幾段。這樣遇上緊急情況,來回支援就很是方便。不然昨晚上要是稍微再慢個半分鐘,魏關山估計就真的把安安家地下避難所里的人全都吃干凈了……

那他豈不是真要變成天煞孤星?

所以很明顯,孤星不孤星的,主要還是得看星星的運行軌跡,像耿江岳這種沒事兒就喜歡到處閑逛的,真的很難真正的“孤”起來——因為如果不是長期開掛,他特么早就跟一大群人一起死了,連死都死在一塊兒,那還孤星個雞毛?

走進26號樓,大樓里的暖氣供應跟28號樓差不多。

不過走廊里安安靜靜的,半個人影都沒有。

3號食堂里的大燈依然開著,同樣空空蕩蕩,昨天那么多人,一個都不見了。

耿江岳眉頭微微皺了皺,直覺上感到不對。

有點習慣性地想叫安安給來一發【探查術】,看看樓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不過立馬又反應過來,安安已經被他拉黑了。耿江岳不由得嘆了口氣,好好一個掛件,她為什么要產生自己的思想?閉上雙眼跟著打野爺爺一路躺贏,難道還不夠她快樂的嗎?真是貪得無厭!

她到底還想要什么?!

耿江岳延續幾秒鐘前的情緒,繼續批判安安,一邊又放出三只小貓,讓它們在樓里頭自由活動。安安不在,只能靠這個辦法來維持效率——和熊貓的分身一個道理,凡是本命守護神獸,都能和本體共享視野,雖然完全沒辦法和安安那手幾乎能覆蓋整個居住區的【探查術】相比,不過怎么著也比沒有要強。而且今天已經是11月1日,月亮已經不那么圓了,二喵無法變身跟他合體,讓他進入昨天那種被魏關山抱著自爆六萬多次都能毫發無損的“絕對無敵”狀態,所以干脆還不如放出去,當個“意念小地圖”上的眼位來用……

三只小貓各自分散開,分別朝不同的方向快步跑去。

耿江岳也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出現在自己的宿舍門前,不久之前被熊波一腳踹塌的房門,過了一個多月,仍然沒有修好。不過走廊上左右,卻升起了隔離門,把這間房子給單獨隔離開了。

耿江岳站在門口,隱隱聽到屋內有點小動靜。

身上的探照燈外掛似乎已經可控,隨著意念點亮。光線剛照進屋內,屋子里立馬就有一個滿臉發綠,滴滴答答掉著粘液的變異者沖出來,張牙舞爪往他身上撲。

“我草!”

耿江岳冷不丁被嚇一跳,腳尖泛起靈力,一腿狠狠蹬上去。

不需要下匕首,不需要攻城弩,更不需要任何技能,被耿江岳下意識用伏魔傷害踢中的變異者,瞬間汽化,灰飛煙滅,連渣都沒留下。

耿江岳保持著踢人的姿勢,過了兩秒,才慢慢放下了腿。

這一招,其實是跟陳武學的。

他在南二島上,就被陳武這么踢過,當時還很不解為什么自己免疫元素傷害還能被攻擊到,但現在看來,陳武顯然已經修煉到了一定的境界。

直接將附魔傷害附著在身體表面,效果雖然無法和附魔在本命靈能武器相比,但對付邪祟級的小怪,確實很省力,基本擦到就死。

——原本耿江岳是很難悟到這點的,因為小貓在身邊的話,有【神威】特效加持,子爵級魔靈以下的怪物,根本連動都不敢動,都是站著等死。不過這兩天為了打掃大樓,耿江岳老是把貓放出去當狗用,這點小技巧,不知不覺的,就實現了無師自通。

一腳踢爆不長眼的變異者,耿江岳走進自己的房間看了一圈,沒什么發現。

然后靜下來稍微思考一下,心里就又咯噔了一聲。

樓里這么安靜,隔離門又降下來的,該不會是整棟樓里的人都已經……

我草!我是不是太不拿南城的人當人了?

早知道昨天好歹應該來看一眼的啊……

耿江岳頭皮有點發麻,焦急地左右轉了轉,開始連忙循著各個房間搜索起來。

與此同時,喵哥它們仨的視線,也隨之傳來,坐實了耿江岳的猜測。

三只貓全都能虛化身體,隔離門根本攔不住。

喵哥在地下一樓幾乎的避難所里,找到了上千個被感染的避難者,也不知道這群人是跑進避難所后被集體感染,還是被感染后才被關了進去。但喵哥沒管那么多,直接變身成了圣伯納那么大的小白虎,嫉怪如仇地一爪一個,還嗷嗷吐火球猛燒。

而跑到樓上去的二喵和三喵雖然一個主防御,一個是輔助,攻擊力水平沒辦法跟大喵比,但好歹這倆跟耿江岳是共享靈力值,就算啥攻擊技能都沒有,可光是3600點的基礎靈力值擺在那兒,還招招都是附魔攻擊,別說這點變異者,就是來個陣惡軍團都不夠這倆貨殺的,更別提三喵還能把防御、攻擊和移速都提高整整一倍,那就是每次普通攻擊,都能產生7200點的附魔傷害,別說陣惡軍團,就來奧古斯丁來了估計都吃不消……

耿江岳接收到的畫面,就是三只小奶貓在屠殺。

殺得他甚至覺得自己出現在這幢樓里,簡直就是多余。

話說,一只貓,其實就能包下一幢樓的……

所以既然老子的貓這么猛,那要安安到底還有毛的用?

居然還一時腦殘,給她花了三十點的靈力精華……

能不能想辦法再讓她吐出來?

耿江岳心里很后悔地想著,飛速地在一個個房間里移動。

每進入一個房間,看到變異怪就是一腳。

輕松寫意得不行,如是飛奔了足有百來個房間,突然當他闖進三樓某房間時,卻意外看到了兩個熟人。小白和七寶所在墻角,手里拿著槍,指著四肢被捆綁在床上,使勁撲騰的排骨。

耿江岳的突然出現,嚇了她們兩個一跳。

小白明顯開槍上癮,啊的一聲尖叫,指著耿江岳就是砰砰砰砰四連發。

耿江岳都被她射懵了,問道:“大姐,為什么我每次出現,你都這么迫切地想弄死我?”

小白愣了幾秒,帶著哭腔指著床喊:“長官,排骨……排骨感染了!”

“嗯,看到了。”耿江岳轉過身來,走到排骨跟前。

排骨的眼珠子,已經失去了人類的顏色,可明顯還殘存著意識,吼間嘶嘶作響,費力地對耿江岳,“耿哥,帶她們走……快帶她們走啊……!”

耿江岳微微皺眉,手中泛起白光,慢慢貼到排骨的身上。亮光進入排骨的身體,排骨滿臉凸起的血管,立馬肉眼可見地逐漸收縮回去,瞳孔中那可怕的顏色,也快速消散。等了大概十來秒,被五花大綁的排骨盯著耿江岳,問道:“耿哥,剛才那個是復活術嗎?”

耿江岳搖搖頭,回答道:“不是,是大光明術。”

“那我剛才死了嗎?”

“沒有。”

排骨沉默了一下,轉頭望向小白和七寶,說道:“我剛才精神不受控制,如果有說過什么亂七八糟的話,你們可以當沒聽見嗎?”

小白和七寶對視一眼。

耿江岳好奇問道:“排骨剛才說什么了?”

小白面不改色回答:“沒什么,就是男人臨死之前,說的一些很下流的話,我就當他是在許愿了。長官,你一定懂的,就不要多了,越問越尷尬。”

“啊……好吧……”

耿江岳似懂非懂,跳過了這一步。

又聽排骨喊:“能先幫我把繩子解開嗎?我想上個廁所。”

耿江岳沒管他,小白和七寶也都沒動。

三個人繼續自顧自聊。

耿江岳問道:“樓里頭什么時候開始出現這種狀況的?”

七寶弱弱回答:“大概兩個小時前吧……”

耿江岳又問:“昨天跟你們在一起的那些人呢?”

小白道:“都跑散了,我們三個人回到房間,外面的隔離門就關了,也不知道是誰在樓下操作……”

耿江岳再問:“排骨是怎么感染的?被抓傷嗎,還是被咬到?”

“都沒有。”排骨回答道,“我是莫名其妙,剛回到房間就開始變異。”

耿江岳聞言,不由站起身來,看了眼房間里的空調排氣口。

觀察了半天,轉身又問七寶和小白:“你們兩個,有覺得身上有什么不對勁嗎?”

小白和七寶搖了搖頭。

耿江岳想了一想,伸手道:“給我一張你們的市民卡。”

小白和七寶急忙把市民卡遞給耿江岳。

耿江岳隨手拿了七寶的卡,對兩個人說道:“再出什么情況,隨時呼叫我。”

一邊說著,收回樓下的空間坐標印記,直接安在排骨房間的地板上。

身影一閃,又不知去了哪里。

房間里的小白和七寶,過了半天才互相攙扶著站起來。小白走到窗臺邊,感覺口干舌燥地端起排骨的水杯,看著排骨喝剩下的水,猶豫了一下,仰頭喝了一口……

相關閱讀:大頑主游戲加載中一號狂兵翊神相末世小說之無限進化非正常生物家教中心四萬年無敵漫威救世主絕色太監:妖后誘冷皇娛樂圈的科學家
凯时kb88官网登录 - 凯时kb88国际官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