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修真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章節

348 與魔共樂之時(下)

推薦閱讀: 超級女婿 鄉村神醫 最強狂婿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破云2吞海 超武女婿 贅婿當道 神級龍衛 我的檢察官先生 第一贅婿

荊璜返回寂靜號前羅彬瀚在艦橋室里發呆。他當然清楚馬林已經跟著烏奧娜走了,但他腦袋里的馬林卻開始自動跟他對話。

“老兄,看看現在的你。”他幻想中的馬林說,“這就是你待在這兒不走的后果。你差點幫一個變態殺人犯炸了整個星球,又差點鋃鐺入獄。到現在呢?有顆吃人的星星想和你做朋友啦!你覺得滿意了?”

“我他媽。”羅彬瀚說。

“那肯定不成。你知道吧?不管那玩意兒是什么目的,你肯定不想再見到它第二次。所以讓咱們現在就開起飛船跑路,懂了嗎?跑!跑得遠遠的!別和瘋子搞在一起!”

馬林的哀嚎是如此真實,讓過了好一會兒羅彬瀚才發現那是從自己嘴里發出來的。

他絕望地抱住頭思考。莫莫羅則在旁邊貼心地拍著他的背。

“羅先生,喝點水冷靜下吧。”

羅彬瀚接過了水杯。他對莫莫羅問:“老莫,你看我長得怎么樣?”

“羅先生長得很像人呢。”莫莫羅安撫地說。

羅彬瀚哽咽地說:“那他媽不是人的東西纏著我干嘛!“

當他在向莫莫羅控訴時荊璜回到了艦橋室里。后者以充滿嫌棄的姿態甩掉身上的固定帶,把頭盔往椅子上一扔,然后瞟了眼羅彬瀚的臉色說:“你搞什么?”

“你說我搞什么?”羅彬瀚憤怒地說,“有變態騷擾我!”

“……不理它就是了啊。”

荊璜理所當然地說著,看起來似乎完全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那態度難免令羅彬瀚認為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了嚴重的輕視。

“他下次再騷擾我怎么辦?”

“你待在船上就沒事了吧。本來就說別讓你跑出去的。”

“那老莫他哥的事呢?”

“就繼續追啊,這里的絕大部分區域是絕對不能靠近的,能找的區域總共就是那么多。如果那家伙不是跟著安全路線去了域外的話,最后總是會發現蹤跡的。”

“那如果怎么都找不到呢?”

荊璜沉默了幾秒,然后說:“實在不行就去找那顆星星……”

“這他媽不是還要騷擾我嗎?”

“關你屁事。實在不行就去找那玩意兒的本體,逼它把知道的情報全部說出來好了。那家伙會留在這種地方狩獵經過的人,多半是因為本體被困在麻煩的地方了。雖然找過去肯定會費很多力氣,但也不用擔心它能跑到哪里去。”

“它丫不是星星嗎?那得多大個頭啊?您燒得動嗎?”

荊璜的表情顯示出他不屑于回答這個問題。羅彬瀚也說不好荊璜是否能把一顆哪怕最小的行星燒成灰燼,他甚至沒法想象出一把能將梨海市燒盡的大火。但無論如何,那肯定不是件輕松的事,否則荊璜早就做了。

羅彬瀚又開始動搖。他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當他幻想中的馬林拼命勸說他跑路時,那就意味著另一個完全相反的觀點也在拉鋸著他。他承認那魔星之夢是可怕的,然而,在那夢的最后他隱約察覺到了一點不同尋常的東西。羅彬瀚還沒法具體地說出那是什么,但他確實對此感到一種危險的好奇,就像是關在屋內的貓盯著敞開的紗窗。在那后頭是一片充滿神秘的天空與廣闊的世界,可窗戶底下會是什么呢?那可能是堅實的地面,也沒準是二十樓的高空。他對命運擺放他的位置毫無頭緒。

他不愿思考那么虛無縹緲的事。于是他只是對荊璜問:“那玩意兒到底為什么要和我交朋友?”

荊璜微微張了一下嘴,停了幾秒,說:“我怎么知道。”

“那你覺得它對這詞的理解跟我們一樣嗎?”

“你去問它啊。”

羅彬瀚一下沒有答話。幾秒后所有人都開始盯著他看。羅彬瀚心虛地說:“咋地?”

“喂,你不會真打算去問吧?”

羅彬瀚立刻想要否認,但當他脫口時說出來的話是:“你是怎么把它搞定的?”

“什么也不想就足夠了。那個東西是根據你在那一刻的想法來反應的。如果你停止思考的話,它沒有辦法知道你過去的事。”

羅彬瀚瞪著他問:“那你覺得我行嗎?”

“你行個屁。”

羅彬瀚不打算把自己折騰成一個精神崩潰的瘋子,事情便只能到此為止,但荊璜卻沒有直接走開。他杵在羅彬瀚面前,特別不高興地盯著他。羅彬瀚已經習慣了他這種表情,用鞋尖點點他說:“看我干啥?”

“……你想和那個東西交涉也不是沒有辦法。”

羅彬瀚一下抬起了頭,目光炯炯地盯著他。荊璜以一種極不情愿的拖延語調說:“那個東西只是電波而已,本來是為了在大范圍清理智慧生物才被創造出來的,和它的設計原型相比,這種人工造物根本算不上什么危害。除非你接觸到它的本體,否則它能做的只是精神干擾。雖然對凡世生物是致命的,但剛好你就是一個例外情況——無論它用什么手法來恐嚇你,都是不可能真正做到把你消滅的。”

荊璜的話簡直令羅彬瀚受寵若驚。他摸了摸下巴,低頭打量自己的身體,但沒看出自己有任何特別之處。他的軀體也許因為赤泉之水而有所不同,但那和精神意志又有什么關系呢?在夢中他仍然被那怪物玩弄于股掌之間。

“我有那么意志堅強嗎?”他將信將疑地問。

“放屁。”荊璜說,“你腦袋里有一套剛好能夠克制它的機制。一旦你產生自殺的念頭,就會強制從它的控制下脫離。如果這種反復接觸的次數太多,恐怕反而會吸引來別的東西,所以它也不可能無限次地襲擊你——但是,那個機制只有在你瀕死時才會被觸發,除此以外它想對你做任何事都不會阻止,就算是把你的腳趾剝掉讓你全吃下去也可以,這樣說懂了嗎?”

羅彬瀚驚詫地望著語速加快的荊璜。他嚴肅地思考了一會兒,不太甘心地問:“我思想就這么毒嗎?”

“……是別人放進你腦袋里的東西。”

“誰這么變態?”羅彬瀚一拍腿說,“是不是法克干的?那大光頭一看就不是正經人!”

荊璜看起來已經懶得和他說話,而羅彬瀚把這視為了一種默認。沒準這是法克作為荊璜同鄉(不太被承認的那個“故鄉”)對他提供的精神補償,想到這里羅彬瀚便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他突然感到一種強烈的沖動。

“不然讓我去一次試試?”他鼓起勇氣說,不出意外地看到莫莫羅和∈都在搖頭。然而荊璜卻什么都沒說,他一聲不吭地盯著羅彬瀚,直到雅萊麗伽也走進艦橋室,詢問他是否要繼續起航。

“你自己決定。”荊璜說。

羅彬瀚終于得自己做決定了。他想到是自己把寂靜號拉來了這里——那當然也不能全算是他拉來的,事實上他認為荊璜的主意根本沒有被他打動過——但這次他再沒別人的意見可以參考了。他得自己替自己做主:為了盡快找到宇普西隆值得冒多大風險?

他不禁抓住莫莫羅的手,充滿感慨地說:“我他媽。”

半個小時后羅彬瀚又穿上了防護服,在滿臉陰沉的荊璜和抓著他不放的莫莫羅陪同下走出寂靜號。途中他拼命地抖手,但沒能擺脫熱淚盈眶的莫莫羅。

“羅先生,已經可以了!”

莫莫羅渾身放射出絢爛的圣煌之光,充滿激動地喊道,“請不要為了宇普西隆前輩犧牲你自己!這樣子前輩也一定會難過的啊!”

羅彬瀚也眼含淚花地喊道:“老莫你他媽把燈關了!”

他們一路糾纏地到了草地上,直到忍無可忍的荊璜一腳把他們踹倒。

“不許吵吵。”荊璜說,“朝上看!”

羅彬瀚頭暈眼花地望向星空。他又看到那熟悉而扭曲的旋轉星空。幽藍的世界逐漸變得五彩斑斕,草叢上方盤旋起不自然的風。

他側過頭,看到躺在他旁邊的莫莫羅又變成了石像。那冰冷的灰色腦袋突然間轉過來,嘴角的裂紋一直咧過兩頰。

“你好啊,凡人。”它狂笑著說。

相關閱讀:露泣梨花白如玉抗日之晉北小卒混沌神典末世鉆石VIP從今天開始不當魔頭都市無雙戰神摸尸成道尸婆神神奇寶貝之智輝重返陸地
凯时kb88官网登录 - 凯时kb88国际官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