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綜影視穿越司職員奮斗記章節

27、流星蝴蝶劍(十五)

推薦閱讀: 天生為王 長生歸來當奶爸 女神的超級贅婿 超級狂兵 史上最強煉氣期 太古龍神訣 凌天戰神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 長生十萬年 神工

他他他他到底在說些什么?為什么每個字老子都聽得懂, 合在一起老子就一點都不懂了呢?

李沐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沉吟片刻后, 說道:“我不明白你的話。”這倒是實話。

聽到他的話,孟星魂的目光立刻如刀如劍般投過來, 他斂眉道:“到現在你還不想承認嗎?你其實”

“孟星魂!”眼見事態逐漸脫離他的預想,李沐立即厲聲打斷孟星魂的話。

這種貌似是真面目被揭穿的時候,應該是賣弄深沉比較合適吧?

想好對策后,他開始飆演技。一旁的孟星魂只見李沐的面上似是蒙上了一層灰暗,顯得森然而詭譎,又聽他低沉著聲音說道:“誰都有不想讓人知道的秘密,追根究底只能惹人厭煩罷了。而且偽裝自己也不過是是為了免受傷害, 你不也一直在偽裝嗎?”

他一反常態地直視著孟星魂, 眼中鋒芒大盛,接著說道:““最后,你覺得自己有什么資格,要求我向你坦白?”

孟星魂悚然動容, 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李沐。他劍眉向上一揚, 清亮的眸子微微睜大。他略微張開的雙唇想要吐露些什么,卻還是緊緊地抿成了一條直線。

李沐板著一張臉,也是默然不語。雙方的氣氛頓時沉重起來,周圍的空氣似乎都不再自如流動,凝滯在了這一刻。

就在這糾結的時刻,原本昏迷不醒的葉翔發出了一聲□□,在李沐和孟星魂齊齊看向他時, 他已經睜開了一雙迷蒙暝迷的雙眼。

“葉翔!”孟星魂喜出望外地叫道。他立時坐到葉翔的床邊,眼睛一刻也不離開他。葉翔望見他,也是萬分驚喜,想要掙扎著撐起身子,卻被難掩關切之色的孟星魂所阻止。

李沐垂下眼,側過頭,說道:“看來你們應該有很多話要說,我就不打擾了。”說完,他頭也不回地出了門,故意不去看背后孟星魂復雜而糾結的眼神。

葉翔看見孟星魂一直遙望著李沐漸行漸遠的背影,心中一動,試探著問道:“你跟他坦白了?”

孟星魂雖然仍是面無表情,但眼底的憂傷苦郁刺破了他冰封雪塑的外殼,袒露了主人真實的心境。

葉翔見他目光悲戚沉默不語,不免急切地問道:“是我們想錯人了?”

“不。”孟星魂沉聲道,“是他不肯承認。”

“為什么?”葉翔疑惑道。

孟星魂似乎想到了什么往事,那墨玉般的眸子染上一重悲郁,他抿了抿唇,又轉而面向葉翔,斂眉道:“他的事我自己去解決。你先告訴我,為什么阻止我殺老伯?”

葉翔眼中的澄光一暗,遂即便將高老大和斗篷男的密會敘敘道來。孟星魂聽罷半晌不語,最后也只是嘆息著說了一句:“既然是這樣,那我就當已經還清她的債了。”

葉翔也目光黯然。無論事情的起因是什么,他必須承認,高老大已經離他們越來越遠了。如今的她已經變得太多,惟有工于心計,陰險毒辣是永恒不變的。那個對別人心狠手辣卻對自己人百般溫柔的女人,終是不在了。

李沐踏出房間,在關上房門的那一剎那,他卸下了那副苦大仇深的面具,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不管怎么樣,總算是蒙混過關了。

他剛想露出一個輕松和緩的笑,卻在想到孟星魂那句意味不明的話時又收了回去。

那句話到底算是什么意思?這不是老子和小顧說的話嗎?他套在老子身上算是怎么回事?

李沐滿腹疑云,卻實在百思不得其解。要說孟星魂對他有所誤會的話,明明當初他無比決然地說自己沒有兄弟。可如果不是因為那個的話,李沐又找不出別的原因解釋他詭異的溫柔語氣。

他想起以前自己閑暇時看過的網游小說,不禁想到了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可能。

難道難道是因為老子擁有傳說中的王八之氣光環?所以孟同學決定拜倒在老子虎軀一震的雄姿下?

可他馬上又抽了抽嘴角,暗罵自己太過自戀。

孟星魂又不是小說中設定的腦殘npc,人家頂著個主角光環怎么可能因為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改變態度呢?

李沐左思右想還是沒有得到合理的答案,最終決定先把這事放在一邊不管。可他剛走出幾步,就看到了一個侍衛急匆匆地跑過來,通報道:“葉公子,陸爺自殺了。”

“什么!”李沐驚詫之色溢于言表,他語速飛快地問道,“管事陸沖自殺了?”

侍衛連連點頭稱是。

李沐皺著眉揮揮手讓他退下,見他走遠后便面色慘白地倒退幾步,倚著欄桿無力地滑下。

陸沖竟然會自殺?難道他被發現是內奸了?

可就算被發現,他也應該拼死一搏才對,怎么會什么都不做就自殺呢?

雖然見面次數不多,但李沐清楚陸沖是個怎么樣的人。光從他敢背地里指使殺手暗殺權勢滔天的老伯,就能看出他也是個膽大包天的人。這樣一個人,又怎么會在這種關鍵時刻做出這種怯懦之人才會做出的行為?

李沐的嘴角不知何時噙上了一絲冷冽的笑,他望著蔚藍無邊的蒼穹,眼神越發悠遠幽邃。

他不是自殺,而是被自殺的吧?

這般想著,李沐收起笑容,微微瞇起雙眼,仿佛那和煦溫和的陽光竟然刺痛了他一樣。

憑著老伯的心機,也許陸沖的身邊早就安下了釘子。那他的行動就時時刻刻都在老伯的掌握之中。這樣的話,老子和他的談話說不定也早就被他知道了。

李沐充滿自嘲意味地笑了,但那笑意卻并未達到眼底。

陸沖死了,接下來,該輪到誰呢?

忽聞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遠處走廊中傳來,李沐施施然地起了身,看見來人是常常出沒于老伯身邊的仆役長。只見他眼中閃著算計的精光,面上卻微笑著說道:“葉公子,老伯有請。”

李沐來到老伯房間時,發現他偉岸的身軀正如鐵塔般面向墻壁,背對著別人,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旁邊則站著低眉垂眼的律香川。

“葉開。”老伯的聲音渺遠幽邃,仿佛自極遠處傳來,“快活林的事你知道了嗎?”

李沐有些不知所云,只得沉聲道:“不知道。”

老伯沉靜如水的雙目淡淡一掃律香川,他便會意地走上前,溫和地解釋道:“十二飛鵬幫的堂主屠城,在快活林打死了我們安插在高老大身邊的□□憐卿。”

李沐了然地點頭,問道:“老伯是懷疑高老大和屠城勾結?”

“不一定是她,她做事不會做這么明顯。”老伯沉聲道,“但我還是要你和律香川去快活林一趟,好好查一下,別冤枉了她。”

“我?可我資歷尚淺。”李沐苦笑著說道。

老伯緩慢地轉過身,那鷹鷲一般的目光射向李沐,室內的氣氛頓時一滯。

李沐努力使得自己的笑看起來顯得謙卑恭敬一些,但在老伯持續的目光注視下,他嘴邊的肌肉已經有些僵硬了。

看著李沐始終不變的笑容,老伯的唇角終于勾起一個極淺極淡的弧度,說道:“就是因為你資歷尚淺,所以要多磨練磨練。有香川在,放心干吧。”

李沐只得答應,然后看似淡然地瞥了一眼恭謹如昔的律香川,心里卻忍不住腹誹。

就是因為有律boss在,老子才不放心啊。

李沐并不希望見到高老大,老實說他希望能離這女人能有多遠就有多遠。誰知道這她在同時遇到他和律香川時會不會語出驚人呢。

所幸律香川十分體貼地一人去找高老大問話,讓李沐自己去快活林各處搜索情報。李沐雖然樂意為之,但怕律香川看出自己對快活林地勢人脈的熟悉,又怕老伯這次是對自己故意試探,不敢快速搜集情報,也不敢什么都不做。

所以這日白天,他化妝過后便大搖大擺地到處閑逛,搜集得到的信息都是真實的,卻都比較片面,并不會對案情起什么關鍵作用。

這夜他卸下裝扮,準備走進殺手們住的那片林子看看,卻在一片空地上看到了律香川和高老大。

他立刻隱身于樹叢中,打算偷聽這兩人的對話。

律香川將雙手負于身后,身著一襲瀟灑的翩翩白衣迎風而立。他一改以往的溫和從容,面色凝重地對高老大說道:“是你讓屠城殺了憐卿。”

高老大笑容倩麗明艷,她悠閑自若地把弄著自己鬢間的青絲,悠悠道:“我早就告訴過你。是她自己伺候不周,惹怒了屠城被打死,關我何事?”

說完,她又娉娉婷婷地挪上前幾步,展顏笑道:“我知道憐卿是老伯的人,又怎么會這么笨讓屠城打死他呢?而且,我一個小小女子,怎么能指揮屠城呢?”

“你一向喜歡用出人意料的手法。”律香川說道,“屠城雖然不能被你指揮,但可以跟你合作。”

書友們之前用的小書亭 www.xiaoshuting.org 已經掛了,現在基本上都在用換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

“如果你被我查出跟十二飛鵬幫勾結,你就死定了。”他目光陰寒,聽起來溫和輕柔的話中透出絲絲殺氣,周身也生出些許凜然決絕之意來。

高老大柳眉倒豎,厲聲道:“律香川,你不要欺人太甚!你覺得整倒了我老伯就會讓你接手快活林是吧?好,既然你們都這么逼我。那這個地方,我不呆也罷!”

說完,她轉身便要離去。

律香川眼神一冷,發出一聲斷喝:“站住!”

他望著高老大瞬間停住的倩影,冷厲地說道:“快活林是老伯的。豈容你想留就留想走就走!”

高老大盈盈轉身,面上卻是邪魅森然地笑道:“怎么?你怕我這一走,把你的秘密也帶出去嗎?”她的聲音依然清脆悅耳,但回蕩在這寂靜的林中卻宛若修羅重現,妖魔降臨。

秘密?這女人知道boss的秘密?

李沐聽罷既驚且惑,死死地盯著黑暗中的兩人。

律香川怒極反笑,問道:“我能有什么秘密?”

高老大笑得如同花枝輕顫,眼中波光一閃,顧盼之間,明光流轉。但她隨即便淺笑道:“你不要以為自己私底下做的事情沒人知道。我要是告訴老伯個一星半點,你恐怕連個容身之地都找不到。”

律香川橫眉冷笑再不說話,只見他輕輕一抬手,一根細長瑩亮的小針就颯然浮空,向高老大飛去。

高老大似是沒意料到律香川竟然大膽到動手殺人,花容失色地如煙塵般向后退去。

眼見她就要命喪銀針之下,李沐終于出手。

只聽清脆的“叮”一聲,一把銀白的小刀和銀針一起躺在了枯枝鋪就的林地上。律香川疑惑地看著那把小刀,李沐知道自己不能再躲藏,也只好掛上一副悠然淺笑,閑庭信步地走出來。仿佛他沒有暗地里偷聽別人講話,而是受邀來參加一個宴會。

高老大看向他面色一僵,卻很快調整過來。律香川則皺起眉頭,不滿地看著李沐將高老大護住在身后。

李沐并沒去看高老大,只是溫和地凝眸望向律香川,說道:“她雖然有嫌疑,但事情還未水落石出,你還不能殺她。”

老子還沒有套出所謂的秘密,這女人還不能死。

律香川沉下了臉,手拿著銀針,居然又逼近他們一步,沉聲道:“葉開,你讓開。”

高老大聽到他說的話,似乎醒悟過來一樣,上前躲在李沐背后,柔聲道:“葉公子一定要救救我。我知道律香川的秘密,所以他要殺人滅口。”

李沐只聞到一陣香風從身后傳來,他不用回頭都知道此刻高老大必定是眼角含情帶媚,似乎要把男人的魂魄都勾去。但他聽到高老大直白的話,立刻降低了對這女人的印象分。

大姐你真的是混了十多年的人嗎?老子拜托你別總把秘密秘密的掛在嘴邊好不好?你沒看見人家律boss臉越來越黑了嗎?再這樣下去,他要滅的口就變成兩個了哎!

律香川抬起手,似乎就要出針。他冷厲地說道:“葉開,最后一次告訴你,快點讓開。這個女人污蔑我,我一定要殺了她。”

李沐淡然地笑了笑,說道:“不要沖動,有什么話好好說。高老大她未必是”

后面的話戛然而止在李沐驚詫莫名的神色中,因為身后的高老大悄無聲息地一擺紅袖,亮出一把寒氣逼人的匕首刺了下去,目標竟然是李沐的后背!

相關閱讀:科幻2009(主家教)貝爾菲戈爾籃壇冠軍主教[綜影視]淡定人生[綜影視]非人類進化指南蓋世小村醫軍界神話精靈之煉妖系統最強煉妖系統影后飼養寵物手冊
凯时kb88官网登录 - 凯时kb88国际官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