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綜影視穿越司職員奮斗記章節

28、流星蝴蝶劍(十六)

推薦閱讀: 天生為王 長生歸來當奶爸 女神的超級贅婿 超級狂兵 史上最強煉氣期 太古龍神訣 凌天戰神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 長生十萬年 神工

李沐飛速轉身, 雙指并攏如閃電般夾住那把锃亮的匕首。他迎面望上高老大姣好明艷卻森然猙獰的面容,冷哼一聲, 重重一掌將她拍飛。

早就覺得這女人說話古怪,幸好老子早有防備, 否則那刀扎實了老子說不定就回不去穿越司了。

高老大如飛鳥般退到一邊,一雙美目中滿是冰涼的警惕,毫無半分剛才的溫柔嬌媚。

律香川見狀也不再猶豫,一抬手,一只閃著銀白色的小球就自白袖中飛出,小球銀芒耀眼,在黑暗中也是煥發著逼人的光亮。

高老大似乎知道這小球的厲害, 連忙紅袖飛舞, 如煙塵般向后急退。

李沐冷笑著看著她倉皇躲閃,卻不打算出手。一則,她忘恩負義的舉動讓他憤慨萬分;二則,律香川似乎是太過焦急出手, 小球的角度有些偏, 高老大應該不會被擊中。

他正有些納悶律香川怎會如此急迫地殺人,以至于出手都有些失誤,突然看見他白袖迎風而動,又是一只小球飛出,速度快如流星,直追那之前的小球。

兩球相碰,先飛出的那只小球居然調轉方向, 朝著李沐飛去,那小球雖是灼灼亮人,但這詭異的一彎,平添了幾分詭譎。

這么一撞,一彎,律香川剛才出手對付高老大的破綻全都變成了優點、長處。

因為小球已經飛了一段距離,離李沐十分相近,這時候改變方向,又是角度極佳,著實是驚心動魄,令人膽寒。

律香川咄咄逼人地逼問,高老大暗中偷襲李沐,律香川再假意出手對付高老大,原來之前的一切都是為了這一刻!

推薦下,【 換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真心不錯,值得裝個,畢竟可以緩存看書,離線朗讀!

這絕殺的一刻!

空中的小球忽然毫無征兆地爆裂開來,閃著炫目冷光的銀針紛飛瑩亮,籠罩在萬千光華之中向李沐襲來。由于距離太近,他實在避無可避,只能幾把飛刀齊出,打亂星辰密雨般的銀針。無奈銀針數量極多,他擋住了要害,卻擋不住其他地方。

光華散去后,他望著雙腿上插著的星星點點的銀白小針,頹然地笑了,然后慢慢滑下,無奈地跌坐在了地上。

律香川放下手,溫柔似水地朝著李沐笑了笑,仿佛他面對著一個多年的老友。他朗聲道:“中了我的銀針還能不暈倒的人,你是第一個。”

高老大也美目流轉,朝著李沐霽顏一笑,然后輕啟朱唇道:“葉公子的輕功其實不算差,但你畢竟不是很善于追蹤的人,所以我們還是聽出你在這里。”

李沐似是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所處的絕境,坐在地上悠閑自在地看著他們,還一派陽光燦爛地笑道:“不錯,你們真是不錯。我是怎么也不會想到老伯的心腹律香川居然會和高老大勾結在一起。”

說完,他又漾出一個疑惑的微笑,問道:“可是我們無仇無怨,為什么要對付我這么一個無名小卒?”

律香川的目光中忽然帶上了幾分森然和凌厲,他反問道:“如果不是你有意多嘴問葉翔,我又怎么會被老伯懷疑?”

律香川眸中的一絲恨意宛如極光轉瞬即逝。他的聲音低沉下來,仿佛壓抑著什么似的,斷斷續續的話語從嘴中迸出:“若非是你,我也不用……殺了舅舅陸沖……來重獲老伯的信任。”這字字句句都似乎蘊含著無盡的哀慟和悲思。

原來陸沖是他出賣的。

李沐明白了律香川痛恨他的原因,悠悠一嘆后便問道:“既然你這么想殺我,為什么還不動手?”

律香川挑眉冷笑,淡然無波的眸子中漾出幾分森然殺意,蘊著千年寒冰一般的霜華,叫人一看便心底發顫。

李沐知道自己是明知故問。因為他看似虛弱無力,雙手卻一直都沒有放下那小巧秀氣的小李飛刀。

律香川不敢出手,高老大也不敢,就是因為他手里還有刀,小李飛刀。

律香川和高老大在等,等李沐的毒游走全身,等他無力倒地。李沐在等,等自己運功逼走一部分銀針上的毒,等毒素被逼出到能夠站起來的程度。

誰都不敢出手,因為誰都不確定對方是否有力反擊。

誰也不說話,連本來流動自如地空氣似乎都凝滯在這一刻,氣氛壓抑沉重,幾乎令人無法呼吸。

又過了一會兒,如鬼魅般嚎叫的晚風拂動峭楞楞樹梢,吹動一地亂影,仿佛是故意繚亂人們的沉靜的內心。一片黃葉也從樹上孤零零地飄落下來,這凝重的氣氛似乎也隨之一泄。

黃葉落地之時,律香川和李沐同時出了手。

一片銀針卷著月華光幕迎風而下,兩把小刀如迅雷般朝同一個方向飛去。

兩聲悶哼過后,律香川捂住腹部連連后退,李沐吐出一口黑血卻掙扎著不倒。

剛才一記飛刀阻擋了大部分銀針,另一記雖然刀勢受阻,卻仍是命中了律香川。律香川急忙出手點了身上的穴道,給了高老大一個眼色后就施展輕功遁走。

高老大在方才的交手中雖然中了一掌,但并無大礙,此刻她媚笑著亮出寒意凜然的匕首,舞著一襲紅裙款款飄來。

李沐一手勉強支撐著身體,一手顫顫巍巍地想要掏出飛刀,面色蒼白如紙。

高老大笑道:“葉公子,你的手都在抖了,就別白費”

她的話像是被人生生掐斷一樣,人也僵在了原地。

李沐止住了手指的顫抖,他凝眸望著高老大粉白玉頸上的那抹一泓秋水般的長劍,嘴角噙著一絲勝利的微笑。

把劍架在高老大脖子上的人,是本應在孫府的孟星魂。

高老大用眼角余光看到身后的孟星魂,她笑顏依舊粲然可人,似乎渾然不覺那逼人的殺氣,說道:“你已經得手了么?怎么一回來就這么大火氣啊?”

孟星魂斂眉道:“你做過什么自己清楚,還要來問我為什么嗎?”

高老大收起了笑容,疾言厲色道:“把劍拿開,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孟星魂冷冷道:“我準備刺殺那一日,葉翔聽到了你的計劃,所以他獨闖孫府向我示警。如果沒有他,我根本不能站在這里和你說話。”

高老大目光一顫,低低問道:“葉翔呢?他怎么樣了?”

孟星魂昂起了頭,平靜地說道:“他沒死。不過你放心,他就算是死也不會供出你。”

高老大激動地吸了一口氣,厲聲反駁道:“你明明知道我問的不是這個!他過得好嗎?孫府的人為難他了嗎?”

“他現在被好好地照顧著,”孟星魂冷冽清澈的眼眸透著股殺氣,“不用你再操心了。”

高老大聽罷定了定神,繼續擺出那副明艷柔媚的模樣,粲齒笑道:“既然他沒事,你何必這么大火氣?把劍放下,這個人知道太多東西了,我留不得他。”她的聲音依然婉轉清脆,卻似乎是從幽冥之界傳來。

孟星魂淡淡地掃了一眼虛弱無力的李沐,接著說道:“葉翔的命是他撿回來的。那些不該讓人知道的秘密,如果他也告訴了我一些,你也留不得我嗎?”

高老大的笑容凝固在了臉上,她低下頭目光閃爍地說道:“他絕對不能活著。至于你,如果你能安靜地離開快活林,我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孟星魂冷厲地說道:“這話,以前我信。”

高老大的面容陡然變得猙獰而扭曲,她尖聲說道:“就為了這個不相干的人,你就這樣一直拿劍對著我嗎?”

孟星魂聽罷,面色益發凝重冷峻,他沉聲道:“他是不是不相干的人,你心里清楚。”

李沐的目光微不可察地一閃,他開始慢慢地拔起身上的銀針。

高老大疑惑不解道:“你在說什么?”

李沐默默低下頭,加快了拔針的速度。

孟星魂的劍離高老大的玉頸又近了幾分,幾乎要劃破那冰肌雪膚。他似乎快要抑制不住那即將破冰而出的怒意,眼中滿是凜然霜雪之色。

但高老大依然是那副疑惑的神色,孟星魂只得一揚劍眉,提高聲音道:“到現在你還想瞞著我嗎?”

李沐繼續默然地掏出了懷中的飛刀,然后試著盤腿運功。

高老大忽然嫣然笑道:“這是我第一次見到葉開,你覺得我能瞞你什么?”

李沐緊閉雙眼運功,他只覺得自己的后背已經沁出了冷汗。

孟星魂冷冷瞥了她一眼,放下劍鋒,無比絕然道:“既然你什么都不想說,那就走吧。從此,我再不虧欠你。”

高老大艷麗無雙的面容被一道凄然冷笑覆上了無盡陰翳。她凝眸望向孟星魂,終究沒有再說什么。只是她轉身離去之時,那副紅得似乎有血滴下的長裙繾綣緯地,在這暗夜之下似乎籠罩在無窮的悲哀和陰郁中。

孟星魂轉而望向李沐,看他依然坐在地上,便出言問道:“你能走路嗎?”

李沐苦笑著搖了搖頭。

孟星魂便上前幾步,在他身前蹲下了身子,張開雙臂準備摟住他的腰。

“等等。”李沐一臉愕然地說道,“你這是準備扛我?”

孟星魂點頭,說道:“此地不宜久留,你必須快點找個地方解毒。”

李沐抽了抽嘴角,疑惑道:“為什么不能用背的?”

開什么玩笑,老子才不要被你像個破麻袋似的扛來扛去。

孟星魂皺起眉頭,說道:“扛著你,我空出一只手來拿劍更安全。”

李沐馬上一臉正色,堅決地說道:“我還有刀,你不必用劍。”

孟星魂望著他欲言又止,但最后還是選擇尊重他的意見。

葉開的殼子雖然看起來清瘦嶙峋,卻并不輕,孟星魂背著李沐速度也不會太快。李沐雖然先前運功逼出一些毒,但后來又中了銀針,所以他停止運功后便覺得昏昏沉沉,頭暈目眩,沒過一會兒就陷入黑暗之中。

孟星魂停下了腳步,微微側過頭,面色溫柔地看著昏迷的李沐,唇角勾起了一個迷人的弧度。

李沐再醒來時,已經身處孟星魂的小屋之中,他只覺得身上一會兒滾燙如火,一會兒如在冰窖,不但內力流暢不通,而且動一根手指都艱難萬分。這銀針的毒初時看起來并不厲害,但卻后勁無窮,難怪律香川那么痛快地離開。

“你覺得怎么樣?”一旁的孟星魂見他醒來,連忙關切地問道。

“我好像身體麻痹了。”李沐面色蒼白地朝他笑了笑。

“我給你吃了一些解百毒的草藥,但好像沒有什么用處。”孟星魂嚴肅地問道,“你知道這是什么毒嗎?”

李沐沉思片刻,便說道:“應該是冰火九重天。”

“你有辦法解嗎?”孟星魂問道。

“這種毒詭奇異常,但我知道解毒的方法。”李沐的面上有些不自然,他避開孟星魂的目光,說道:“接下來無論我要你做什么事,都不要驚訝。”

孟星魂疑惑道:“要我做什么?”

李沐深吸一口氣,又咬了咬牙,說道:“第一步,先把我的衣服撕開。”

兩人又敘敘交談了一番,不一會兒,屋子里傳出了兩人激烈的吵鬧聲,一聲斷喝后,一切又歸于平靜。

但又是一刻過后,一陣低低的悶哼打斷了周圍的寧靜。然后,屋子里又不斷傳來陣陣細碎而痛苦的呻吟聲。

此時,高老大的第四殺手石群正主動尋找孟星魂。當他屏住呼吸離小屋近了一些時,隱約聽到了有兩人在對話。

“嘶痛死了,你你就不能插得輕點嗎?”這是李沐沒好氣的聲音。

“我是第一次做,沒有經驗。”這是孟星魂淡然無波的聲音。

“我這個位置太敏感了,你再往下一點。”

“這樣如何?”

“插得再深一點就對了。”

石群面色詭異地靠上前,準備推開那扇緊緊抿著的門。

相關閱讀:科幻2009(主家教)貝爾菲戈爾籃壇冠軍主教[綜影視]淡定人生[綜影視]非人類進化指南蓋世小村醫軍界神話精靈之煉妖系統最強煉妖系統影后飼養寵物手冊
凯时kb88官网登录 - 凯时kb88国际官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