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綜影視穿越司職員奮斗記章節

29、流星蝴蝶劍(十七)

推薦閱讀: 天生為王 長生歸來當奶爸 女神的超級贅婿 超級狂兵 史上最強煉氣期 太古龍神訣 凌天戰神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 長生十萬年 神工

石群再小心謹慎地上前一步, 但還未接觸到房門,就看房門“刷”的一下被沖開, 他眼見一把寒氣凜然的青鋒長劍從中如流星般躍出,連忙出劍抵擋。

只聽“格”的一聲, 兩把劍抵在一起,彼此明亮的劍身映照著主人的半邊臉。

“石群?”孟星魂見到來人有些許訝然,他收起了劍,斂眉問道:“你怎么回來了?”

石群爽朗地笑道:“高老大叫我回來,能不來嗎?”說完,他也利索地收好手中的劍。

孟星魂沉聲問道:“是她叫你來找我?”

“不。”石群淡笑道,“聽說你要走了, 我來看看你。”

孟星魂略帶著些不舍地凝眸望著眼前這個健碩憨厚的男子, 眉宇間帶著深深的憂慮。他囑咐道:“我們都走了,你留下來一定要有自保之力。”

石群似乎聯想到什么,立時不滿地反駁道:“高老大不是你們想的這個樣子。小孟,你誤會她太深了。”

孟星魂目光炯炯地望著他, 滿目都是冰霜般決絕之意, 他低沉著聲音說道:“小何因為誰變成這樣,葉翔和我因為誰差點送命,她心里清楚。”

石群見他態度堅決不可動搖,也只能揭過不提,但他隨即又皺起眉峰,滿腹疑慮地問道:“你剛才是在干什么?我實在是聽不懂你和屋子里的另外一個人在說什么。”

孟星魂聽罷,面無表情地讓開身子, 讓他看到里面躺在床上的李沐。

只見他赤著肌肉線條流暢的上半身無力地靠在墻上,頭頂和胸前都插滿了細長光亮的銀針,看到石群時露出了一個溫柔友善的微笑。

石群看到李沐的模樣先是一驚,然后看到他身上的銀針,又轉而問道:“這是誰?你為什么在幫他針灸?”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小說app,【 換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安卓蘋果手機都支持!

孟星魂鎮定道:“他是葉開,我在幫他解毒。”

“葉開?”石群瞪大了銅鈴般的雙眼,一臉不可思議地朝著李沐問道:“你就是孫府的葉開?”

“是。”李沐禮貌性地淺笑,卻在下一刻看到石群飛快地拔劍出鞘時將笑容凝固在臉上。

石群怒氣沖沖正要提劍上前卻被一旁的孟星魂阻攔,他一臉忿怒地朝著孟星魂厲聲斥道:“老伯和高老大有仇,你就算不滿高老大也不該把孫府的人放在這里啊!他剛才把我們的秘密聽去了一些吧?你怎么見到我時什么都不說?”

“石群,你冷靜點。”孟星魂雙眉微蹙,他大力按住石群的肩膀,反駁道,“他早就知道我們的存在了。如果他要出賣我們,也早就可以告訴老伯了。可他不但一直保守我們的秘密,還救過我和葉翔。”

石群這才平息胸臆間的那股邪火,但他仍是有些不滿地瞥了李沐一眼,嘟囔道:“那么他是高老大在孫府的內應?”

“不是。”孟星魂平靜無波的一句話再次點燃石群本已壓下去的怒火。

“那你怎么保證他以后不會出賣我們?”石群濃眉聳起,一雙精光四射的大眼睛死死地對著沉吟的孟星魂。

李沐也用一雙清亮晶瑩的眸子專注地望著孟星魂,其實他心底里也一直存有疑惑。孟星魂向來機敏謹慎,從未冒險激進,可縱觀這次潛伏的過程,他未免對李沐過于信任了些。

孟星魂忽然低下頭,輕飄飄地吐出一句話:“因為他是我失散多年的親弟弟。”

這這也太瞎了點吧?

李沐死死繃住那張俊俏英朗的臉,不讓嘴角抽搐起來。

這句話蹦出來以后,他和石群的心里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打擊。所不同的是,李沐認為孟星魂只是為了讓石群得以安心而胡編亂造,石群則明白孟星魂不會蓄意欺騙自己,但一時間對這個荒誕離奇的理由又感到難以接受。

石群滿臉愕然地指著孟星魂,問道:“小時候你不是說你弟弟已經死了嗎?”

孟星魂目光蕭然地望向李沐,眉間深鎖著的悲哀陰郁卻令李沐泛起了雞皮疙瘩,他悠悠道:“我也以為他已經死了。因為那個時候他重病垂危,看起來與死人無異。所以他就被我父母扔在了野外。后來被他的養父母所救,才能活到現在。”

他似乎說到動情處,石群只聽到他用不同尋常的低沉聲音說道:“我偶然遇見他,知道他和高老大合作過。后來他又因為我而潛進孫府,經過葉翔分析我這才知道他是我弟弟。但高老大卸磨殺驢,竟然想暗中殺了他,幸虧我及時出現才能救下他。”

李沐只覺得一陣陣晴天霹靂在耳邊炸響,他的面部由于過于緊繃細看起來有些詭異。

天哪,這才是撒狗血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啊!居然能把事情編得這么合情合理、滴水不漏。完了,聽完他講的東西老子都要感動了,多么善良正直樂于奉獻的好弟弟啊!

石群聽完也深感高老大的冷酷無情,但他隨即又充滿敬意地望向李沐一眼,有些歉疚地說道:“抱歉,剛才是我魯莽了。”

望著這張真誠憨厚的臉,李沐也著實生不起什么火氣,他一派淡然地微笑道:“你也是忠心為主,我不會怪你。”

石群朝著他憨憨地一笑,又滿臉關切地看向孟星魂,說道:“那我先走了,你多保重。”

孟星魂面色鄭重地點了點頭,將他送到門外。

他又叮囑了石群幾句,便關了門轉過身來,繼續幫李沐施針。

“接下來你應該在天井穴插一根銀針,不過這個位置也很敏感,你要小心。”李沐說道。

孟星魂拿起了一根細細長長的銀針,卻有些躊躇地皺起眉頭,他接著說道:“這個穴道也是人體內生死玄關,我針灸技藝不精,稍有不慎就可能讓你有性命之憂。你不能像剛才一樣換個穴位讓我插嗎?雖然換穴位效果差了點,但畢竟不會致命。”

李沐爽朗一笑道:“我看你插著插著技術已經蠻純熟了嘛,沒想到你還是這么小心。也罷,你同時在圣林穴、涌泉穴、天柱穴這三穴施針吧。”

孟星魂依言而行,伏下了身子在李沐身上細細插針。

望著那張近在咫尺的冷峻面容,李沐又想到方才他動情的演說,不由得調侃地笑道:“你看起來不像是個擅長撒謊的人,沒想到你會編出這樣的故事來騙你的兄弟。”

孟星魂拿針的手一顫,險些插到另一個穴位,李沐也差點氣血逆流。

“我隨口一說而已,你這么激動做什么?”他又氣又急地朝孟星魂望去。

孟星魂卻放下針,一改常態地用那雙亮的逼人的眸子望著李沐,斂眉道:“我已經說出來了,你到現在還不肯承認?”

李沐也目不轉睛地看著他,不依不饒地問道:“三番五次都這么說,你到底要我承認些什么?”

孟星魂深吸一口氣,無比決然地說道:“剛才我對石群說的全都是我的肺腑之言。雖然我和葉翔的推測可能有些錯誤,但多半都是正確的吧?”

哎?

李沐一臉無辜地瞪大了雙眼,雙唇使勁哆嗦著卻一句話也迸不出來。

他他他他他居然真的是這樣認為?是假的吧假的吧,老子幻聽了吧。

李沐如同霓虹燈一般不斷變換著的臉色終于讓孟星魂覺察到異樣,他急切地問道:“難道你不是?”

李沐緩緩地搖了搖頭。他想得到的已經得到,已經沒有必要繼續這個誤會了。

孟星魂霍然動容,他雙眸睜大瞳孔皺縮,最后忍不住站起身來,急聲問道:“那你究竟是誰?”

李沐慘然笑道:“葉開,我只是葉開。從前是,現在是,可能將來也一直是。”

孟星魂眼中的希冀在話音落地的瞬間猶如花瓣墜落,燭火熄滅,俊逸面容上的那份鎮定自若終于被生生撕碎,散落一地,不復存在。他再一抬頭,眼底只有深得似乎要擇人而噬的黑暗。

“錯了。”他輕輕地笑了一聲,聲音仿佛含著萬分的蒼涼和悲郁,“從一開始就都錯了。”既那道凄然的笑之后,他的面上再沒有多余的表情,但眼底的悲傷沉郁卻如同化不開的玉雪寒冰,整個人也似乎籠罩在層層陰霾中。

李沐看著他無比沉重地邁動步伐,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便動手開始自己施針,數針齊下,速度迅如閃電,令人心驚。

他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能動了,卻為了某種原因一直隱瞞不發。但孟星魂已經無暇去計較這種細節了,他坐在椅子上望著窗外四方的天空,一言不發。

李沐已經拔下了身上的針,歉然地凝目望著失魂落魄的孟星魂,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你對我有諸多誤會,但還是多謝你救我。”

孟星魂的神色依舊冷峻得如同千峰磐石,他把目光從蔚藍無邊的天際轉向正在穿上衣的李沐,說道:“無論你是不是他,我都不后悔救你。可我只是奇怪,那時高老大說那次是和你第一次見面。“

李沐低著頭聽到他的話,頓時停住了系腰帶的手。

他沉下臉,平靜無波地道:“我以為她在撒謊。可現在細想來,她已經沒有必要再說謊了。”

李沐抬起頭,面無表情地望著孟星魂。

孟星魂凝目道:“如果她說的是真的。那么,你是怎么知道我們的存在的?”

相關閱讀:科幻2009(主家教)貝爾菲戈爾籃壇冠軍主教[綜影視]淡定人生[綜影視]非人類進化指南蓋世小村醫軍界神話精靈之煉妖系統最強煉妖系統影后飼養寵物手冊
凯时kb88官网登录 - 凯时kb88国际官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