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綜影視穿越司職員奮斗記章節

38、重返逆水寒(七)

推薦閱讀: 天生為王 長生歸來當奶爸 女神的超級贅婿 超級狂兵 史上最強煉氣期 太古龍神訣 凌天戰神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 長生十萬年 神工

顧惜朝的臉上掠過一絲極深的幽寒, 連那暖人心脾的陽光都不能稍稍驅走那眉眼間的哀戚和涼意。

“愛嗎?我曾經愛過她吧。”他眸光刺痛人心,眼底又蘊著無限的絕望和哀慟, 可臉上卻帶著好似酒醉后癲狂尖厲的笑,“只是那愛意還未曾深固就湮滅了。”

李沐微微蹙眉, 疑惑道:“這究竟是怎么回事?根據傳聞,你們不是很恩愛的嗎?”

暖融融的日光照在顧惜朝身上,卻襯著他的臉色越發青白慘淡。他低低地冷笑了一聲,繼續道:“我對她一見鐘情就也以為她對我有情意。誰知在她眼里,我不過是一個旁人的替身罷了。”

“你怎會這么想?”李沐大惑不解,眉頭簡直要攢成一團。

“傅晚晴愛的人是四大名捕中的鐵手。”顧惜朝的周身都籠罩在一片如絲如絮的陰霾中,他沉聲, “可鐵手因為政治關系不能接受她的愛意。而她遇到我的那一天, 剛好是被鐵手拋棄的時候。”

原來他是過早發現傅晚晴和鐵手的私情而對傅晚晴失望透頂了么?

李沐劍眉一振,又問道:“如果僅僅是這樣,你不會這么肯定吧?”

顧惜朝滄然一笑,道:“我為了試探她是否還對鐵手有感情, 就假托鐵手的名義給她送了一封信, 讓她以為鐵手想和她到城外會和后再一起私奔。”

他頓了一下,眼眸間幽光閃動,聲音如同銀瓶崩裂,道:“然后,她竟然收拾細軟到信中指定的地方等待。”

“當然,鐵手不會來。”顧惜朝的聲音悲涼,如同絲帛被劃破般帶著刺心的傷痛, “那天晚上下了雨,她竟然癡癡地在雨里等了一夜,而我,也在雨里看了她一夜。”

李沐眼中波光顫動,微微張開嘴唇,卻始終說不出話來。

“那晚過后,她明白鐵手是不會來了,我也明白自己該做什么了。”顧惜朝的唇角帶著譏誚的笑,悠然道:“她傷心欲絕地回來后感染了風寒,我細心照顧她,讓她覺得自己還有一個深愛她的夫君。”

他想到那晚的情景,臉上多了幾分厭棄之色,冷然道:“可我只要一想到自己是鐵手的替身,就無法碰她的身子。”

“所以,你并不愛傅晚晴,只是想借著丞相女婿的身份獲得權勢,然后再甩脫這對父女?”

顧惜朝默然不語。

李沐又斂眉道:“可你未免把政治想得過于簡單了。”

“哦?”顧惜朝一挑秀眉,淺笑道:“怎么說?”

“政黨最忌諱有二心之人。如果你選擇的時機不對,不但傅宗書一派容不下你,清流也會認為你是背主忘恩的小人,到那時你無所依仗只會進退兩難。”李沐侃侃道。

顧惜朝細細品味那“時機”二字,饒有意味地說道:“說來說去,你還是要我現在就放棄追殺,與傅丞相作對,是嗎?”

李沐只能無奈地笑笑,說道:“你覺得我會害你嗎?”

“絕對不會。”顧惜朝消金斷玉似的說道,話語擲地有聲。但下一刻他又眼神一轉,透出重重魅影,說道:“但你可能會受人蒙蔽。”

李沐無可奈何地指了指自己的臉,苦澀無比地笑道:“我看起來是這么笨的人嗎?”

顧惜朝莞爾一笑,黑瞳清瑩澄澈,仿佛漾出水光漣漪。他輕聲細語地說道:“你若是笨人,那被你調教出來的我又算什么呢?但正所謂關心則亂,你若是因為我的關系,可能會看不清該走的路。”

總算這家伙還知道老子是在關心他。那幾年倒是沒有白疼他。

李沐溫和地笑道:“那等我拿出證據來,你可要好好考慮一下我說的話了。”

“如果證據確鑿,惜朝也不是那等頑固迂腐之輩,自當反戈一擊替圣上懲奸除惡。”顧惜朝意味不明地笑笑,說道,“只是現在,我還是要做該做的事情。”

“好吧。”李沐知道能得到這樣的結果已經算是意外之喜,便也不再強求。

顧惜朝眼眸間有一絲精光閃過,然而下一瞬間又了無痕跡,他凝眸望著李沐,怡然笑道:“好不容易見面,你還是在我身邊多待一些日子吧。”

李沐欣然頷首,便收拾東西跟著顧惜朝去了。

來到行館時,冷呼兒和鮮于仇望著李沐的臉都感到十分驚異,李沐倒是無所謂地淡然一笑。只是他和顧惜朝一起去看望傅晚晴時,有些許的不自然。

不自然的原因是他在傅晚晴的身邊看到了一個頗有姿色的丫鬟。聽傅晚晴說,這丫鬟叫做流歡,是她在路上偶然碰到并收做丫鬟的。她在看到李沐和顧惜朝時很是羞澀的笑了笑,臉頰上都飛起一塊紅云。

傅晚晴還是像原著那樣愛著鐵手,應該不是穿越者。但這個頂替小玉位子的女人很是可疑。她看到老子好像并沒有什么異樣的神色,這到底是因為她演技爐火純青,還是因為她根本就是原住民?如果她是原住民,劇情又沒有扭曲多少,那老子就實在該佩服世界法則的扭轉力了。

李沐淡笑著打量著長相可人的流歡,心中不斷推測著她出現的原因。

傅晚晴很是熱情地招呼了李沐和顧惜朝,但李沐的心神都放在那個出現得突兀的女人身上,說話的敷衍之意很濃。顧惜朝不知道看出了什么,眼神一閃,便拉著李沐到房間去休息。

夜晚,李沐抽空出了房間,找到出來打水的流歡,躲在一邊暗中觀察。趁著她不注意,李沐拿出手電筒就往她身上一照。

一陣天旋地轉過后,李沐依附到了流歡的身上。他首先確定體內只有他和另一個精神源,又大概地瀏覽過這具身體的記憶,發現沒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后,便決定等5分鐘一過就回去。

誰知道顧惜朝卻在這時候出來了。

他看到了流歡,又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厲南星殼子,瞳孔中光芒大盛,青袍一翻,便飛速地上前查看。

李沐自然不能呆愣在那里,只好適當地做出焦急擔憂的神情,一路小跑過來。顧惜朝伸出白瓷般細膩光滑的手指,往厲南星殼子的鼻子上一探,發現他呼吸緩慢而悠長,顯然只是陷入昏迷,便稍稍安心。但是他使勁搖晃厲南星的殼子都沒有效果,就轉過身來,滿臉陰郁地望著李沐,問道:“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會暈過去?”

李沐連連搖頭,一臉純真無辜地說道:“厲公子只是說在這里坐坐,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暈過去的。”

顧惜朝眉頭一皺,伏下了身子就把厲南星的殼子攔腰抱起。他朝著傅晚晴的房間走去,顯然是要她幫忙查看。

李沐咬著牙,只覺得現在的每一秒都像一個世紀那樣漫長無盡,他目送著顧惜朝的背影遠去,心中正要暗罵5分鐘時效怎么還沒到,就又是一陣頭暈目眩。

再次恢復神智時,他睜開迷蒙冥黑的雙眼,發現自己已經被某人抱在懷里。

“你醒了。”顧惜朝驚喜萬分地望著李沐,毫不掩飾自己此刻的感情,但他并沒有準備把某人放下的跡象。

書友們之前用的小書亭 www.xiaoshuting.org 已經掛了,現在基本上都在用換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

李沐卻是有些尷尬地望著他,皺眉道:“先把我放下。”

顧惜朝輕笑一聲,然后變臉似的一派鄭重地說道:“你先說為什么會暈倒。”

“毒血雖然不會危害到我的身體,但以防萬一我還是要吃些療養的藥。有些藥藥性太強,吃了以后人容易困倦。”李沐隨口一張就開始瞎掰,“我只是吃完藥想出來走走,沒想到就睡過去了。”

顧惜朝斂眉道:“還是讓晚晴看看比較妥當。”說完,他繼續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

李沐咬牙道:“我自己就是大夫,還有,我還沒到不能走路的地步。”

顧惜朝的眸光卻是有些隱忍而迷離地微微顫抖,口中也是低喃道:“這次無論你說什么,我都不會再放手了。”

李沐見他眼神幽寒,似乎想到幾年前那場痛徹心扉的離別,心中一軟,終是沒有再說什么。顧惜朝也許是害怕他對自己的身體狀況有所隱瞞,才會如此堅決地讓傅晚晴去查看吧。

牛乳般的月光在顧惜朝的面上流淌,將他浸潤得猶如飄然出塵的世外仙人,只是那月光再清澈空明,終究照不出他心底深藏的暗霾。

傅晚晴檢查的結果讓顧惜朝著實松了口氣,李沐的身體并沒有多大的問題。情況看起來正如他所說的那樣,只是服藥后的暫時性昏睡而已。

李沐的唇角勾起一抹輕松愜意的笑,說道:“你總是多心,這回該知道我沒有瞞你了吧?”

顧惜朝也悠然笑道:“小心些總是好的。”

“你先回房間,我等會兒去你房間跟你談些事情。”李沐忽然正色道。

顧惜朝點頭答應,便去房間等候。不一會兒,他看到了拿著一個藍布包袱的李沐。

李沐苦澀地笑笑,說道,“我想先你一步,進去毀諾城看看。”

他仔細分析過,流歡既然是原住民,那么問題就可能在本應出現在晚晴身邊的小玉身上。小玉既然沒有外出碰到傅晚晴,就很有可能還在毀諾城。去毀諾城看看,是勢在必行。只是這事前的工作,李沐覺得光憑他自己一個人去做還有些困難。

“你為何想進毀諾城?”顧惜朝眼神一閃,急切地問道。

“你不是想要證據嗎?”李沐掛上厲南星式的恬靜笑容,溫和從容道,“戚少商也會在那里,我只要進了毀諾城,就有機會得到他那把藏有密信的逆水寒劍了。”

顧惜朝身子一顫,望著李沐俊逸清秀的面容喟然一嘆,說道:“可毀諾城不準男子入內,你打算怎么進去?”

“我只要趕在戚少商前頭到達毀諾城,對那里的仙子們說我是戚少商的迎親使節。”

顧惜朝眉峰聳起,無比絕然地道:“不行,這方法不妥。息紅淚恨透了戚少商,就算你說戚少商要來娶她,她也未必會饒恕戚少商。到時候遭殃的就是你了。”

李沐倍感無奈地沉聲道:“那剩下的辦法不就只有”

顧惜朝一臉肅容,斬釘截鐵說道:“沒錯。要想混入毀諾城內部,你必須扮成女子!”

不要用這么嚴肅的口氣說出這么kuso的辦法好不好?

李沐雖然覺得頭皮發麻,但又不得不承認這是最為妥帖的辦法,只好萬分悲哀地問道:“那你有女裝嗎?”

顧惜朝的唇角勾起一抹極淺的弧度,他轉身去柜子里,一陣摸索后便拿出一套觸感極好的女裝,面上悠然淺笑道:“這本是我準備送給傅晚晴的衣服,沒想到能在你身上派上用場。”李沐聽罷,認命似的從自己的衣服里掏出一張嶄新的人皮面具,往臉上一套。畢竟用原本的臉一見戚少商就可能被拆穿。

顧惜朝凝眸望向李沐,輕輕抖開女裝,黑玉般的瞳孔閃過一絲詭譎的笑意。

相關閱讀:科幻2009(主家教)貝爾菲戈爾籃壇冠軍主教[綜影視]淡定人生[綜影視]非人類進化指南蓋世小村醫軍界神話精靈之煉妖系統最強煉妖系統影后飼養寵物手冊
凯时kb88官网登录 - 凯时kb88国际官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