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綜影視穿越司職員奮斗記章節

78、重返陸小鳳世界番外之天外囧仙(八)

推薦閱讀: 天生為王 長生歸來當奶爸 女神的超級贅婿 超級狂兵 史上最強煉氣期 太古龍神訣 凌天戰神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 長生十萬年 神工

李沐本想像上次附在顧惜朝體內那樣, 強制將體內另一個精神源其壓入沉睡之中,但葉孤城對于劍的執著委實超出了他的想象。即使是殘破的靈魂, 那異乎尋常的強悍精神力也不能讓他在短期內取得上風。被陸小鳳的話分心后,身體的主導權也在瞬間落到了葉孤城的手上。

此刻, 李沐的心神處于劇烈動蕩之中,在看到陸小鳳呆滯的表情和西門吹雪目光一瞬間的放空,他再也不能忍受某個精神源占據這個身體的主導權了。

【抱歉,無論你生前是一代劍圣還是身死族滅的叛逆,現在,這具身體該由我來掌控。】

在心中無比堅定地說出這么一句話后,李沐不再顧忌還站在一旁cos雕像的兩人, 開始用全部的精神壓制葉孤城的殘魂。

而這在在場的另外兩人看來, 則是截然不同的一種情況。

原本應該被稱為“葉西”的白衣劍客,看到西門吹雪之后眼神忽然熾熱起來,在說出一句以葉孤城自稱的意味不明的邀戰之語后,忽然雙目空茫, 而后閉起。與此同時, 他挺直如劍的身體看起來更加緊繃,周身也開始散發出陣陣無形的氣浪,使得原本的清靈渺然的空氣也變得壓抑凝滯起來,讓人一接近就有一股難以形容的胸悶氣短之感。

陸小鳳的目光如凄風苦雨中飄搖的燈籠一般閃爍不定。他又看了看旁邊面無表情的西門吹雪,又滿臉詫異地看著一語驚人之后便一言不發的李沐,問道:“葉兄,你這是什么意思?”

李沐沒有答話, 仍是那副閉目沉思的模樣。西門吹雪微微斂眉,而后上前了一步。

“你……可是葉孤城?”他一邊說著,一邊開始將原本收斂好的劍氣釋放開來。

西門吹雪心中一直存有一個疑問。上次比試之時,李沐前期的習慣性動作讓他仿佛看到了以前那個一劍飛仙的葉孤城。但后期的握劍動作卻又有了些微妙的差異,這差異極小,不是行家細查細看根本瞧不出來。但就是這點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差異,讓他難以斷定眼前之人的身份。

所幸李沐并沒有讓他等待太久,只幾秒之后,他便睜開了一沐霜染雪的眼睛,清冷,絕傲,雍然,如天界的帝王撥開五彩云霞,俯瞰人間大地。

于西門吹雪的眼中,那是只屬于葉孤城的眼。

“方才所言,是葉孤城的畢生所愿。”剛剛經歷過一場大戰的李沐微一抬眸,淡淡道,“也是我的心愿。”

“那么,你又是誰?”陸小鳳問道。

“你可以把我看做葉孤城遺志的繼承者。”李沐冷冷道。

看此情狀,他應該是當年白云城中的漏網之魚,可葉孤城居然會把自己的絕世劍法對旁人傾囊相授?這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陸小鳳按下心中的疑惑,又問道:“是繼承他的劍還是他的復國之志?”

“這一點。”李沐看向西門吹雪,淡淡道,“我已經用手中的劍告訴西門莊主了。”

陸小鳳又看向西門吹雪,對方微微點頭。

李沐淡淡道:“上次不言明是因為有要事在身,我不愿節外生枝。”然后他眸光一亮,又看向西門吹雪,道:“但此間事畢,我也該向西門莊主好好討教一番。”

這是一番交戰過后他向葉孤城下的一個心理暗示,也可以看做是雙方商議之后的結果。畢竟與西門吹雪的一戰是勢在必行,否則葉孤城絕不會輕易妥協。

這幾天李沐從玖姐那里得到的情報是:這個葉孤城的精神源來自另一個平行的陸小鳳世界。他的精神源由于是在肉體死亡24小時之后才被工作人員取出,完整度偏低,記憶不全。這導致他每使用一次身體都要沉眠好長一段時間以積聚起足夠的能量。所以從這方面來說,雙方其實都需要彼此的存在。

既然決斗時由葉孤城上陣,李沐也樂得自在,他正想約定一個決斗日期,再趁這段時期入住萬梅山莊抓捕走私犯。但西門吹雪卻微微搖頭,道:“不必急于一時。”

陸小鳳皺起那兩條快要連成一線的眉毛,面帶疑惑地看向西門吹雪。在他的印象中,西門吹雪絕不會沒有理由地拒絕一個好對手的邀戰。

像是回應著他的疑惑似的,西門吹雪又道:“你此刻狀態不佳,不如一日后在山莊見面,到時再做商議。”

陸小鳳這才恍然大悟似的舒展開眉頭,但又馬上皺了起來。

狀態不佳?難道西門吹雪看出了葉西有什么不對勁?

不愧是西門吹雪,已經察覺到我因為和葉孤城的交戰而損耗一部分的元氣了嗎?不過老子本來也不打算現在和你動手來著。

越是狀態不佳就越是不想示弱于人前,所以李沐方才擺出白云城主平時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模樣以掩蓋事實。不過對于西門吹雪的敏銳他還是十分欣賞的。李沐剛想露出一絲重蓮疊瓣般的笑容,但又馬上注意到自己披的殼子,那抹笑意還未展現便被收了回去。他又繃著一張臉,漠然道:“既是如此,葉某先告辭了。”

說完,他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千景亭。

待那道沒有一絲塵埃的白影消失在山路的盡頭之時,陸小鳳忽然出聲問道:“西門,你覺得他的話可信嗎?”

“你何必問我?”西門吹雪淡漠道,“我只對他的劍感興趣。”

“話雖如此,可你是唯一一個和他交過手的人。”陸小鳳雙手交叉于胸前,眉眼間飛揚著笑意,說道,“能與你過招切磋的人,必定也是絕世高手。”

“他的確是個高手。”西門吹雪的眼神逐漸深邃起來,“這樣的高手,也夠資格做我的朋友。”

“你覺得他會是什么人?葉孤城的孿生兄弟?”陸小鳳笑道。

“不像。”西門吹雪道。

陸小鳳并沒問哪一點不像,只是悠然淺笑道:“其實他倒像是葉孤城的兒子,看起來更年輕一些。畢竟葉孤城還是有妻子的。”

李沐來到這個世界之時,由于要滿足一位女客戶的要求,曾經和她虛情假意過一段日子。葉孤城死后,那位女客戶也心滿意足地灑了把熱淚,然后若無其事地去楚留香世界泡美男了。

似乎是想到什么,陸小鳳眼中的笑意逐漸如浪潮般退了下去。他又道:“有個疑問已存在我心中很久了。”

“什么?”

“你娶妻生子之時,用劍之心被妻子牽絆了。”陸小鳳嘆道,“可是那位葉城主也是決斗之前成親,卻似乎一點都沒有受其影響。”

他還記得,葉孤城的人仍是那樣的冰冷孤傲,寒星般的雙瞳中絲毫沒有沾染上人間的氣息。這樣的人,真的會對一個女子用情至深?

“還有一點。”陸小鳳又皺眉道,“姑且不論他是葉孤城的什么人。紫禁之巔那一戰時他為什么不現身幫助葉孤城?”

那時的形勢一觸即發,若葉孤城身邊還有一位武力值可與其相提并論的高手在,只怕早已是江山易主,乾坤逆轉。

再細細推測,其實李沐并未說什么實質性的內容,他說的大多是陸小鳳可以推測到的,雖看似真實,卻實在片面。

“看來,他的身份比我想象得還要有趣。”陸小鳳看向李沐遠去的方向,微微一笑。

【你就這么跟他定下決斗的日期了?】聽完李沐的解釋后,楊玖微有不滿地問道。

【你忘記我的本職了?】葉孤城現在在沉睡,所以李沐很坦然地說道,【演戲是我的專長,說謊也是。】

【你打算抓到人就開溜是嗎?】楊玖淡淡道,【但我還需要你完成委托。】

【玖姐,我不是會在山莊里住一段時間嗎?這段時間要完成委托應該足夠了吧?】

【話是這樣說,可你覺得一通鬼話就能把他們哄住了嗎?】

【我沒這樣打算過,人總是愿意相信自己推敲出來的東西。給他們一個命題,讓他們自由發揮去吧。】李沐無所謂地聳聳肩,毫不意料地換來楊玖的一陣輕咳聲。

結束了這場交談過后,李沐打算去鎮上找個客棧住下,好好睡上一覺,第二日起個早趕去萬梅山莊。

可他走在無人的山路上時,忽然發現迎面來了一個白衣的年輕公子和他的幾位仆從。

李沐微微抬眸,那是個面容冷峻目光如刃的公子,面色蒼白如雪,發髻一絲不亂,身上的白裳也平滑得沒有一絲褶皺。他身后的仆從都恭謹地跟在身后,不急不緩地走著,永遠保持著一定距離。

現在江湖都流行白衣冷酷型男嗎?還是說這又是個西門吹雪的粉絲?

李沐瞅了瞅他的腰間,發現他沒有帶劍,更覺得他像是個不常出入江湖的世家子弟。

年輕人冷冷道:“聽說江湖上出現了一個模仿葉孤城的劍客,是你嗎?”

模仿?其實最近幾年在這江湖上露過面的葉孤城都是老子。

李沐同樣報以冷眼,問道:“你是來殺我的?”

“不。”年輕人森森道,“我想領教你的劍。所以你最好把葉孤城的劍也模仿得一樣。”說完,他還揮了揮手,示意身后的人退后幾步。

真是找死啊,那就別怪我了。

李沐冷冷地瞥他一眼,別人還未看清他拔劍的動作,劍就已出鞘。

那游龍般的一道劍光自天際閃過,如浩瀚星河一般璀璨無雙。年輕人的瞳孔驟然皺縮,李沐心中冷笑,正想惡趣味地欣賞一下他驚慌失措的面孔,忽然見他身形一動,如幻影般閃到了一邊。

好快的身法,這是哪方高手?

李沐暗自心驚,又是簌簌幾劍過去,但都被他那飄忽不定的身法所閃避。他只能定下心來,凝聚劍意之后,再一劍疾出。

年輕人眼中的冷厲忽然如潮般退去,他猛地跪下,哀求李沐道:“求你,打我!”

李沐的動作霎時間凝固在半途,自己也險些剎車不及跌倒在地上。

年輕人隨即低低地喘息著,那面上的蒼白也被一股可疑的紅暈所取代,眼中蘊了一種堪稱詭異的情愫。

尼瑪……這不是劍神的粉絲是宮九啊!

相關閱讀:科幻2009(主家教)貝爾菲戈爾籃壇冠軍主教[綜影視]淡定人生[綜影視]非人類進化指南蓋世小村醫軍界神話精靈之煉妖系統最強煉妖系統影后飼養寵物手冊
凯时kb88官网登录 - 凯时kb88国际官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