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綜影視穿越司職員奮斗記章節

82、流星蝴蝶劍番外(五)

推薦閱讀: 天生為王 長生歸來當奶爸 女神的超級贅婿 超級狂兵 史上最強煉氣期 太古龍神訣 凌天戰神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 長生十萬年 神工

“姓李?”葉翔疑惑道, “閣下不打算說出跟蹤我的目的嗎?”

“也沒什么大事。”李姓青年摸了摸鼻子,悠然淺笑道, “只是我經過藥堂時聽說你們從那里接回了一個重傷的人。”

他在找葉開?

意識眼前之人可能是在追殺葉開,葉翔眉峰疊起, 一派肅然道:“這跟閣下又有什么關系?”

“不必緊張。”李姓青年攤開手,似乎是示意自己沒有攜帶武器,又溫顏笑道,“我不是葉開的敵人,也不會是你們的敵人。”

但青年只說了自己的姓氏,顯然是不想透露自己的身份。葉翔不敢輕易的把自己的信任投注在這個形跡可疑的人身上,不光是為了他們自己, 也是為了寶寶和葉開。畢竟信錯一步, 就是萬劫不復。

在情報不足的情況之下,葉翔決定進一步試探,問道:“閣下是葉開的朋友?”

“我是他的師弟。”李姓青年笑道,“小時候, 我跟他一起拜師學藝學成飛刀絕技, 也是無話不談的朋友。”

飛刀?像葉開那樣鬼神莫測的飛刀?

葉翔眼神一閃,想到葉開有飛刀絕技和絕世劍法都免不了身受重傷,心中不由得又浮出了一個新的想法。

如果傷葉開的不是武功登峰造極之人,那就是令他毫無防備的親近之人。

想到此處,他對眼前之人的防備之心更深,便問道:“既然李兄是葉開的師弟,那可否說出他究竟被何人所傷?”

“魔教內部發生動亂, 葉開不幸被波及。”李姓青年誠懇道。

“原來如此。”葉翔略一抬眉,又問道,“葉開身邊應該還有把軟劍,可我的同伴并未發現,也許是在遺留在藥堂了。”說完,他又道:“你可有留意到?”

“軟劍?”李姓青年幾乎是脫口而出,“葉開是不用劍的。”但話及出口他才發現自己犯了個天大的錯誤。真正的葉開的確不會用劍,可在這里留下過痕跡的葉開卻是一個絕世的劍客。而孟星魂見識過這稀世罕見的劍法,葉翔自然也會從他口中知道。

話音一落,葉翔身子一僵,但又馬上恢復過來,不等青年想法補救便神色如常地說道:“那李兄先和我一道去看看葉開吧。”說完,他便轉身就走。

青年雖然跟著上前,卻是目不轉睛地觀察著葉翔的一舉一動,只要他一有異動就按照早先制定好的b計劃行動。

葉翔帶著他穿街走巷,在經過一個賣菜小攤前,忽然一臉嚴肅地停下。青年疑惑地看了葉翔一眼,只見他在小攤前蹲下來細細查看菜色,又捏捏菜根的硬度,還試探著問了攤主老太這菜的價格。

這是……啟動了主婦模式?

青年在旁邊看著,忽然有發笑的沖動,因為葉翔那清瘦中略帶肅殺之氣的臉實在有些不適宜買菜人這種角色,尤其是他一本正經地在跟不耐煩的老太討價還價的時候。

正當青年的警惕之心稍有減弱之時,蹲在地上的葉翔忽然迅疾無比地掀起墊在菜下的破布,各種菜葉和菜根如雨點冰雹般飛向青年。

他暗叫一聲不好,連忙閃避到一邊,可再回神望去,葉翔的身影就快消失在街道的盡頭了。

老子竟然栽在這種不入流的手段上了!?

青年白皙的面孔蒙上一層暗青,他立刻施展輕功越過人群,那在半空的姿態翩翩如仙,恍若踏云逐月。葉翔感受到身后傳來的壓力,然而五六年沒有這么用力地逃命過,他的輕功還是有些退步了,所以沒過多久便被來人追上。

“你為何不能聽聽我的解釋?”擋在葉翔前面的青年如此說道,“我剛才的意思是:葉開已經有多年不用劍了。”

葉翔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又聯想起葉開之前不會用劍的情狀,沉吟了片刻,又道:“閣下若真是葉開好友,我自然沒有理由阻攔。”然后他退了一步,說出了以前住的小屋的地址。

“明日午時,我或是我的同伴會與你在那里見面。”葉翔道。

沒有提到葉開?還是不肯信任我嗎?

青年微笑道:“你如此謹慎行事,到底是經年累積而成的習慣,還是太過擔心葉開的安危?”

葉翔抬起頭,目光堅定道:“我雖與他見面不多,但心里早已當他是朋友。”

“哪種朋友?”青年有些好奇地問道。

“可以托付性命的那種。”

喂喂,不是吧?

青年的眼眸在瞬間睜大,然而他又很快恢復常態,唇角勾起一抹帶著幾絲自嘲意味的笑,問道:“一個口是心非之人怎就值得你托付性命?”

葉翔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我看的不是他做事的手段,只是結果。”

“是嗎?”青年的笑容帶上了幾絲微妙的悵然和無奈。然后他又近乎嘆息似的感慨道:“如果那家伙有你這樣的心胸就好了。”

“什么?”葉翔疑惑道。

青年苦笑著搖搖頭,又道:“明日午時再見吧。”

葉翔聽罷,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后便匆匆離去。

青年看著他離去,面上逐漸浮出一層倦色,正待離去,忽聽到有人在他背后說話。

“李沐,不過是度了幾年假,你怎么退步得這么厲害?”一位神情冷峻的紫衣女子從一旁緩緩踱步而出。

“畢竟是老相識了,我也不想用太過激烈的手段。”李沐笑道,“再說,你把還在度假的我拉過來不就是為了利用我認識他們的關系嗎?”

“可現在又來了個葉開。”楊玖淡淡道,“非常時期得采用非常手段。”

聽到她說話的口氣,李沐想起武俠分區的革命風暴,默默地在心中嘆了口氣,斂眉道:“玖姐你又想干什么?”

楊玖睨了他一眼,說道:“明天你就知道了。”

第二日,李沐早早地到了那木屋等待,在無聊地觀察了木屋里簡陋的家具三遍之后,他等來了楊玖,還有一個面目晶瑩如雪的小孩。孩子的眸光清亮如水,好奇地打量著李沐,毫無絲毫怯懦怕生之感。

“玖姐……這是?”李沐無奈地問道,他心中的不祥之感越發強烈。

“孟星魂和葉翔的孩子。”楊玖面無表情地回答了李沐,然后下一瞬間看向孩子,目光忽然變得無比溫柔慈愛。

李沐看見那慈愛的眼神嘴角輕微地抽搐了一下,然后又含笑著問道:“先不說你是怎么把這孩子弄來的,你打算拿他們的孩子干什么?”

“用來談條件。”楊玖淡淡道。

李沐微微皺眉,眨了眨眼,似要說些什么,卻又將口里的話咽了下去。

楊玖眸光冷冽地看了他一眼,又欣然一笑地摸摸孩子的頭,溫顏道:“我剛開始也沒有這樣的想法。只是這孩子在郊外遇到我,說想跟我玩,所以我就把他帶來了。”

“那你通知他們交換的條件了嗎?”

“沒有。但我在附近留下了這孩子的一件小鐲子,以他們的聰明應該能想到孩子被帶走的目的的。”

其實你是唯恐天下不亂吧?為什么當了區長后都有這方面的傾向?

李沐無力地扶住額頭,卻又實在無可奈何,只能看著那孩子和楊玖一塊嬉笑玩樂。

不過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之時,楊玖微笑而堅定地將孩子抱在了懷里。孟星魂,葉翔和臉色仍有些泛白的葉開如期而至。

李沐看著神情嚴肅的三個來人,上前一步,不出意外地看到那三人的神情越發凝重,只得使自己的笑容看起來更加友善,并說道:“不必緊張,我們不會對孩子動手。”

但這句話似乎是起了反效果,孟星魂的手已經握緊了劍柄。

楊玖無限溫柔地摸了摸孩子嬌嫩的皮膚,站起身來,忽然出手,卻是扔給了三人一枚東西。沒人出手相接,所以那東西便“啪”的一聲落到了三人的腳前。

那是顆紅寶石,流光暗轉,靜委于地,如處女鮮紅如血的芳唇。

誰都看得出來,這樣的東西不該是一般人所擁有的。

“你們究竟是誰?”葉開看了一眼那寶石,又抬起頭朗聲問道。

“自然是來接你的人。”楊玖淡然道,“你并不屬于這個江湖。現在聽我的,將那寶石撿起來,貼在太陽穴,然后你會記起一切。”

那寶石是穿越司庫房的高級產品之一,貼在人體太陽穴時會自動啟動自帶功能,刺激腦神經,從而使使用者的腦中閃現過去的回憶。

“慢著。”孟星魂斂眉道,“先將孩子還過來。”

楊玖的回應是面無表情地抱緊了孩子。

再好脾氣的人也有憤怒的時刻,葉開一改往日的溫和,冷厲地看了楊玖一眼,說道:“你憑什么讓我聽你的?難道你不知道我的飛刀?”

“我知道你有飛刀,可你不能確定我和以前的你是什么關系。”楊玖道,“你殺錯了人,將會后悔一生。”

“可看現在的情形,你不可能是他的朋友。”葉翔淡然道。

李沐抱拳而出,道:“為何不能等葉開記起一切再說呢?這對我們雙方都是極為有益的事情。”

但三人中沒有人能知道這似乎是魔教圣物一般的寶石到底擁有什么力量。是真能讓人恢復記憶?還是只是蠱惑人心?

葉開看了看有些茫然的孩子,又瞅了瞅李沐那始終不變的溫煦笑容,咬了咬牙,說道:“我要你發誓,我照你的吩咐做了后就放過孩子。”

楊玖立刻痛快地發了個毒誓。

誓言在古人心中極為重要,她發得如此利落,眾人雖不能疑心盡釋,卻也不再像之前那樣滿心警惕。

在場的人們都松了口氣,葉開也依言照做了。然而將寶石貼到太陽穴的一瞬間,他忽然呼吸一滯,全身痙攣著倒下了。

“葉開!”孟星魂接住了痛苦萬分的葉開,葉翔則是一劍疾出刺向楊玖的咽喉。但李沐早已有所準備,所以也是一劍擋掉他的攻擊。

孟星魂懷里的葉開忽然停止了身體的抽搐,睜開眼,目光是前所未有的清熒。

“葉開?”孟星魂疑惑道。

葉開輕輕推開他的手,站起身來,朝著楊玖微笑道:“我已經記起一切,所以你該把孩子還過來了。”

楊玖松開了手,孩子無辜地眨了眨眼睛,看著劍弩拔張的眾人,向前走了幾步,卻又忽然被一雙白皙的手按住。剛剛和緩下去的氣氛頓時又沉重了起來。

玖姐,這種時候你又是想怎樣?

李沐無奈地看著按住孩子的楊玖,在心中咆哮道。

楊玖溫柔笑道:“記住一點,攻受有分,那個在下面的才是你的娘。”孩子不解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葉翔,歪頭道:“難道我該叫葉爹爹娘嗎?”

楊玖點了點頭,隨即放開了按住他的手。孩子歡呼一聲,像是離家歸來的雛鳥一般飛進了葉翔的懷里,口中還不住地叫著“娘親”。

所有人松了口氣,雖然他們仍是有些不明所以。

但這種時候,沒有人會去追究那些無關緊要的話。

葉開平和一笑,拒絕了孟星魂的攙扶,道:“我的確如她所說,不屬于這個江湖。”

“那么你的江湖在哪里?”孟星魂不解道。

“在天涯。”葉開的回答令人有些摸不著頭腦,但孟星魂從他水一般清澈靈動的瞳光中看出,他現在是神志清醒著的。所以到最后,孟星魂終于還是一言不發地看著他走向楊玖和李沐。

一如他當年看著那個年輕人在功成之后悄然離去。

楊玖帶著葉開逐漸遠去,李沐卻來到有些失落的孟星魂身邊,一如多年前相見時那般微笑道:“你現在似乎活得還不錯。”

感受到那股熟悉的氣息,孟星魂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試探著問道:“我以前是不是見過你?”

“的確見過。”李沐笑道,“在我還姓葉的時候。”然后他不等孟星魂反應過來便施展輕功,飄然飛去。

孟星魂臉上的沉穩和冷峻在剎那間如被無情打破的玻璃般碎落一地。意識到李沐話中隱含之意后,他有些不可思議地低聲喃喃道:“葉開?葉開?”

相關閱讀:科幻2009(主家教)貝爾菲戈爾籃壇冠軍主教[綜影視]淡定人生[綜影視]非人類進化指南蓋世小村醫軍界神話精靈之煉妖系統最強煉妖系統影后飼養寵物手冊
凯时kb88官网登录 - 凯时kb88国际官网首页